首页 > 古代 > 战死的摄政王又回来了 > 

小姑娘

第2章 小姑娘

元安心吓得跌到一边。

只见,那炸开的棺材里居然缓缓坐起了一个男子。

他长发披肩,锦衣华服,一副雍容华贵,天人之姿的模样,而腰间则配着象征摄政王身份的血玉。

元安心呆呆的盯着他的容颜,感觉心脏都快要停跳了。

他,是人是鬼?

忽然,男人转眸看向自己,长眉稍稍一簇,墨黑的眼底,似乎划过如海一般的情绪,诡谲,萧杀。

他耳边迅速闪过他在半昏迷的时候听到的哭声——“摄政王哥哥,这是安心最后一块桂花糕了,安心给你,这样你在下面就不会肚子饿了……”

安心,元安心?

她就是建王临死前嘱咐他要照顾好的小姑娘?

想法刚刚落定,皇陵的大门忽然被人从外面用内力轰炸开。

十几个黑衣人提剑跪在男人面前。

“王爷,属下救驾来迟!”

虽然低着头,但是无命的余光注意到这里有一个小姑娘,他心猛然一悬,马上警惕提剑。

谁知这么一个动作,把本来就已经受到惊吓的元安心给吓哭了,为什么,所有人都要杀她?

豆大的泪珠落下来。

君域脸色迅速沉下来,长臂一挥,直接就把无命的剑给甩到几米之外,然后粗糙的拇指抹去元安心的眼泪,动了动唇,才有些僵硬的说道。

“不哭,乖……”

在棺材里闷了许久,他的声音嘶哑又坚硬,可,就像是有什么魔力一样,瞬间让元安心不害怕了,止住了哭声。

懵懂的问道:“摄政王哥哥,你是父亲的好朋友,你不会杀我对不对?”

君域闻言,唇角微微的一览,无奈之际,又有些心疼。

她本该做她漂亮的小郡主,而不是这么小,就体验什么叫杀戮,什么叫残忍的现实。

“不会杀你,本王受你父亲嘱托,此生都会护你周全。”

元安心听到‘父亲’两个字,呆了片刻,一股亲近感油然而出,她直接从地上爬起,冲进君域的怀抱里,像是抱爹那样,小手紧紧的抱住他的腰肢。

她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家人。

那个家人,就是父亲最好的兄弟,摄政王!

看到他,就仿佛看到父亲和他在战场上作战杀敌的样子,他的身上,有和父亲一样的,战火的味道,让元安心好有安全感。

她的脸在他的胸膛上轻轻的蹭着眼泪,感动的微微哽咽,“谢谢摄政王哥哥,安心长大了,也会护摄政王哥哥周全!”

君域哑然失笑,他什么时候沦落到需要一个小丫头保护了?不过,这样的感觉,似乎也很好,很奇妙,这辈子不曾体验过。

在所有人的眼里,他似乎生来强大,生来就是别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君域一僵。

感觉自己胸膛的部位湿热湿热的,元安心抱着他的身子,一抽一抽的。

“好了,不哭……”君域的手臂有些僵硬,然后一下一下的缓缓顺着元安心的背,像是怕把她弄疼一般的小心翼翼:“以后,有本王在,没有人敢欺负你。”

说完,他低咳了一声。

无命连忙上前担忧的说道:“王爷,要不属下帮您抱安心郡主吧?”

结果,君域一个冷漠的眼神射过来:“不用。”

说完,他就动作极其僵硬地把小安心塞到怀里。

元安心的手臂圈住他的脖子,顶着一双如珍珠般的大眼睛盯着他,泪珠还挂在小脸上,活脱脱一个被顺毛了的呆呆小兔子。

被她的眼神给看着,君域凌冽的眉目都柔和了几分。

但转眸看向无命的时候,又变成了一幅铁血无情的样子。

“外面情况如何?”

无命拳头紧握道:“狗皇帝以为您在那场暗杀当中毒害身亡,现在已经给您办葬礼了。您和建王爷手下的所有大将军都被他给暗中控制住,他想要把您和建王爷的所有势力都占为己有。”

“本王和建王的心腹当中,定然有内鬼。”君域淡淡的的说道,浑身却散发嗜冷的气场。

他和建王对君周宸的狼子野心也早有防范,建王不该死的,但是在撤军的时候,建王被内鬼出卖,全军覆没。

他在另外一个战场,想去营救,却发现身体中毒了。

这个毒太轻微,不容易引起注意,而且对于一般人也不致命,但是对于从娘胎里带着奇毒出生的他而言,是致命的。

等到他抑制毒性之后,赶去营救,建王的性命已无力回天了。

为了揪出内鬼,他假死,让人把他的尸体运回京,如他所料,他的好侄子,果然按捺不住了。

“那些将军,属下也在盯着,只要抓住那个内鬼,属下定然让他生不如死。只是王爷您的毒……”无命担忧地看着君域。

“咳咳咳……”君域忍住口中的血腥味,黑眸里厉光闪烁:“本王身上的毒,和父皇母后的临死前所中的毒是一模一样的,君周宸既然和暗中之人合作,就不怕他们不露出马脚。父皇母后和建王的仇还未报,本王是不会轻易死的。”

无命还想说什么,君域直接将手指立在唇前,示意无命闭嘴。

然后看向怀中的元安心,眼眸里染上一抹暖意:“别说话,她睡着了。”

君域低头,看着小脸趴在他胸口睡着的元安心。

在这样的环境下她都能睡着,是太信任他,还是真的太累了?

看着她的小脸,君域感觉自己冷冰冰的心都被填补了,但是当他的余光落到她的手指上,发现全是伤痕,他的眼神马上阴沉下来。

“无命,查清谁对她下手,本王不希望看到他们还活着。”他低沉的声音在这偌大的皇陵,幽冷且渗人。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