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鬼面王爷嚣张妃 > 

忠王有什么好

第2章 忠王有什么好

云玲珑真恨不得一个跟头直接摔死算了,呜呜,她不要做一个不受待见的郡主,还是一个傻子!看了看屋顶,尼玛,这举架也太高了,想上吊都不那么容易。看看这单薄的墙壁,若是一头撞去,直接回到现代还好,就怕跟个崂山道士似的,穿墙而过了,还弄个头破血流的,那就划不来了。人生不易,且行且珍惜!

“郡主,要不奴婢再去请大夫来给您好好诊治一番?”珊瑚迟疑的问着。

唉,郡主受了这么重的伤,不要说好吃好喝了,就是用药都被打了折扣,王妃派过来的大夫不过是随意包扎一下,不情不愿的开了一些外敷内服的药,就草草了事,连个过问的人都没有了。

云玲珑摇摇头,这个家里到底有几个人希望她活过来呢?这死不起也活不起的滋味儿可是不大好受。她单手捂眼,这么愁云惨淡的生活她是一天也过不下去的。

“珊瑚,你说我订婚了?那他怎么不来看我?”云玲珑就是想知道这个世界里还有没有可以依靠的人。

珊瑚目光闪烁,支支吾吾的说道:“那个,也许是忠王殿下还不知道这件事,若是他知道了,一定会前来探视的。”

小丫头难过的低下了头,这婚事若不是王爷强出头,忠王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答应的。谁都知道他喜欢的是小郡主云依依,可是她却被赐给安王夜倾城了,郎才女貌,十分的登对儿。

夜展扬是清楚的听到了一声尖叫的,他冷冷的抬头望去,一个人影儿华丽丽的从晋王府的墙头上跌落下去了,然后就是哭叫声和喧闹的脚步声乱成了一团。他心头莫名的轻松起来,好,摔死她才好。

“忠王,好像是玲珑郡主,您不进去看看么?”他身边的侍卫高明一脸的担忧。

“急什么?死了自然有晋王府的人替她收尸,正经的事情本王还忙不过来,哪有功夫料理这等闲事?”夜展扬十分凉薄的说,他巴不得她死!

老天真是太厚待他了,夜倾城那边刚刚遭受一场大劫,这个蠢货又自己作死了,再也没有人可以阻碍他跟依依在一起了。呵呵,夜倾城,你是南陵的战神又如何?你平息了战乱、立有不世之功又如何?这天下还不照样是本王的?!

“派出去的人怎么说?那消息是千真万确的吗?”他压低了声音询问。

“据可靠的消息说,安王在前方打了胜仗,许是太得意了,不小心中了敌人的暗算,他身边的精锐拼死奋战,却,却未能保全安王。”高明有些难过的说。

“夜倾城死了?”夜展扬心头狂跳,一双大手嵌入了高明的双肩,力道重得他有些难以承受。

“没有,只是听说毁了容,也断了一条腿。”高明艰难的说,还不忘安慰主子:“王爷不要过于悲伤,安王总归是活着回来了。”

“我不悲伤,我不悲伤。”夜展扬喃喃自语,神情却是悲痛欲绝的,身边的人忙扶住了摇摇欲坠的他。

没有人会认为他说的是真话,这兄弟俩手足情深,王爷一定是受不了这刺激,否则身子怎么会颤抖得这么厉害?

“王爷,还是顺轿吧?”高明建议,悲痛过度王爷明显有些体力不支。

“好。”夜展扬无力的点点头,被手下人扶进了轿子。

“毁容了?腿断了?”坐进了轿子,夜展扬还在不断的重复着,似乎无法相信这个事实。

哈哈,他的眼里闪过一抹狠戾,这消息比夜倾城的死讯更令他兴奋。从此以后那个处处压他一头的夜倾城,就只能卑微的苟延残喘的活在他的恩赐之下了,他未来的人生,只能像狗只能像猪,不,他会活得猪狗不如。

“唉,安王受此重创,咱们王爷伤心得不能自已,皇上若是知道了,又怎么得了啊?”高明跟身边的人一边走一边叹息。

“最伤心的是依依郡主了。”有人低声说,一个劲儿的哀叹红颜薄命。

不会的,依依不会伤心的太久的。轿子里的夜展扬暗暗的攥紧了拳头,他钟情的人一直是她,只是阴差阳错的才跟那个贱人订下了婚约。要不了多久,他就会寻个理由跟云玲珑退婚的。只是云九霄这个老家伙儿还暂时不能得罪,他要为云玲珑安排一门合适的婚事,然后才能想办法和依依白头偕老。

云玲珑看着珊瑚躲躲闪闪的神情,心下就明白了,她那个未婚夫跟这王府的人是一样的心肠,都是希望她自生自灭的。

“珊瑚,告诉我,那忠王有什么好的?”云玲珑蹙起了眉头。

“嗯,忠王是皇后娘娘的嫡长子,一直深受皇上、娘娘的宠爱,人也俊雅温和,是诸位皇子中比较出色的。”小丫头咬着下唇,斟酌着词句。

“比较出色?那最优秀的是谁呢?”云玲珑撇了撇嘴,不过是身份显赫罢了,才学和品貌未必就好到哪里去。

“那当然是安王夜倾城了,他可是皇家,不,是南陵最出色的男子了。听王妃说他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还生的相貌出众,只是性子冷傲了些。”小丫头丝毫不吝赞美之词。

“好端端的王妃议论皇子做什么?”云玲珑不明白了,一个深宅的妇人,身份高贵,怎么也喜欢八卦。

“他是咱们小郡主的未来夫君啊!”珊瑚奇怪的看着玲珑,这是病糊涂了,连这个都记不起来了。

“啊?那我爹是什么来头啊?一个府中,竟然出了两位王妃?”云玲珑的嘴巴张得老大。

“郡主,咱们晋王爷是南陵唯一的异姓王,当年云家可是有过从龙之功的,身份地位自然是旁人不能比拟的。当年就是王爷拼死力谏,才成全了郡主和忠王的亲事。”珊瑚提起晋王,是一脸的骄傲。在这样的府中做奴才,都比别人硬气的。

云玲珑黑漆漆的眸子一闪,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为她着想的人?只是这夜展扬她也没觉得哪里好啊,怎么原主就为看他一眼,就能做出那么疯狂的举动来?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