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10140 > 

第二章

第2章 第二章

偌大的房间,寂静无声。

一想到傅玄西竟然为了白爱言和她离婚,她的心就碎得不成样子。

当初傅家破产,她为了见他一面从白家逃走,却被白爱言陷害从二楼跌落;是她,给魏桐的母亲捐了颗肾才求得魏家帮他;她甚至为了抵抗父亲给她安排的婚事,不惜自杀。

可是他呢?

他是娶了她,可是却待她如仇人!

不管白芷如何挣扎,她还是被傅玄西叫来的两个保镖拖进了祠堂。

祠堂

周身漆黑一片,她本能地蜷缩在墙角,紧紧地抱住自己

不多时,祠堂外传来一阵高跟鞋走动的声音。

“呦,白大小姐怎么落得这副田地了?”白爱言轻蔑地对白芷说道,“你以前不是仗着有傅玄西撑腰,很是得意吗?怎么现在,跟条丧家犬似的?”

白芷忍着心中悲痛,咬牙朝白爱言怒吼道:“说够了吗?说够了就给我滚!”

看到白芷生气的样子,白爱言不由得心满意足地笑出声来。

“哎呦,生气了?难道……我说的不对吗?”白爱言轻步走上前,蹲下身,盯着白芷悠悠道:“傅玄西他现在一心只系在我身上,我劝你,赶快把离婚协议签了,还能少受点儿罪!”

白芷流着泪,朝白爱言近乎疯狂地怒斥道:“滚!”

那喊声吓到了白爱言,她转身离开道:“不识抬举!”

白爱言走后,白芷突然崩溃。

她瘫坐在地上,将头埋进双臂间,哭得彻底。

三天

她整整被关了三天

三天里,仆人们得了傅玄西的吩咐,没有给她一粒饭一滴水。

所以三天后当她被架到傅家客厅后,她整个人都是虚弱无力的。

她趴在地上。

只有在听到傅玄西的声音后,才强撑着睁开眼睛。

“知道错了吗?”

傅玄西看着眼前的白芷冷声开口,看到白芷挣扎的模样,心中不知被什么东西倏地揪紧。

“我……”

她现在的力气还不足以支撑她把话讲完。

她有什么错?

她在心里想,是错在未经傅玄西允许闯入他的书房?还是错在不该撞见他与白爱言二人的亲昵场面?抑或是,不该不识相不签离婚协议,让他没办法娶上自己心爱的女人?

看到白芷没有为自己辩解的样子,傅玄西眉头皱起。

此时,一旁看着的白爱言看向趴在地上的白芷开口道:“姐姐,只是关了三天没这么严重吧?你就算对玄西再不满也不要不说话啊。”

傅玄西脸上的表情愈发不耐,对白芷怒斥道:“别装了!你以为你这样我就会同情你?白芷,就算你现在死在我面前,我傅玄西也绝不会怜悯你分毫!”

白芷抬眼,正对上傅玄西看向她时冰冷的神情。

她想和他解释,可是此刻她如鲠在喉,张张嘴,却说不出一个字。

她只好用尽全身力气,强撑着起身,却在刚站起时突然眼前一黑,身体完全不受控制地向后仰去。

傅玄西见倒地的白芷,神情更不耐了。

他冲着倒在地上的白芷吼道:“还装?喜欢装是吧?好!许管家,拿着那张离婚书让她画押!我倒要看看她还能装多久!”

“少爷,夫人晕过去”

听到许管家的话,傅玄西身体一怔。

他疑惑,“晕过去了?”

怎么会?

他控制不住自己身体上前,一把将她抱起。

在看向白芷的脸时,他却犹豫了。

他想,他应该已经不喜欢她了?

可是为什么看到她晕倒,他竟然心疼了呢?

白爱言站在一旁,亲眼看见傅玄西焦急地将白芷抱起。

她上去阻拦,却被傅玄西忽略。

眼看着傅玄西马上就要抱着白芷离开,她急忙冲到傅玄西面前,挡着房门急迫道:“傅玄西,你要去哪儿?”

可是傅玄西并没有回答她。

他的怀里紧紧抱着白芷,急忙推开她,冲出了家门。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