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重生追缉令 > 

夫妻关系

第3章 夫妻关系

又是那个梦,令人绝望的黑暗中,陆文哲的身体紧紧的贴在墙上,无路可走,带血的尖刀闪着寒光向自己逼近,这是梦,这是梦,我知道的,让我醒过来吧,求求你了,陆文哲扭动、喘息,努力的抵抗着,一只手抓住了她的手,有人搂住了她,陆文哲死死的拽着那只手,大叫着从梦里挣脱了出来。

一双眼睛正爱怜的盯着她

“妈~~~”陆文哲委屈的哭叫了出来,妈妈紧紧的搂住了她,把自己脸贴向她的脸,轻声的安慰着“别怕、别怕,月月别怕,妈妈在这里呢……”

是汪月月的妈妈,在昏暗中,陆文哲没有分辨出两个母亲有什么不同,她有点不好意思,不过还是没动,反而把头埋向了汪妈妈的怀里,她现在实在很需要一个温暖的拥抱。

“月啊,妈妈早看出来了,你最近一直有什么心事,自从你摔伤以后,就变得心思重多了,你爸啊,看你整天不说不笑的,人一直这么瘦下去,都急死了,他这阵子基本都没睡过一个囫囵觉,月啊,你一向和你爸爸最亲了,你有什么事不愿意和妈妈说的,你就告诉你爸,别憋在心里,啊~不管有什么事,都有爸爸妈妈在呢”汪妈妈抚着女儿的背,絮絮的念叨着。

陆文哲默默的听着,心里不由一酸,自己这阵子光顾着复仇计划了,丝毫也没顾忌到两位老人面对终日冷淡、抑郁的女儿的心情,她突然意识到,其实和自己的父母一样,在某种意义上,他们才是真正失去女儿的人。

小丁开车,他们一行四人准备去和陆文哲的丈夫初步沈少渊接触一下,陆文哲是负责做记录的,同去的除了顾楠,还有老赵,老赵是老刑警了,经验丰富。

约在沈少渊的办公室,他倒是没急吼吼的搬到陆文哲原来的办公室去,仍然在用自己的老办公室,门口的牌子,还挂的是总经理,看来,换届的董事会还没开。

陆文哲原以为自己会有点失控,没想到却出奇的平静,也许是住在汪月月的身体里有段时间了,她发现自己,居然不由自主的以一个外人的身份,在打量沈少渊。

以前怎么没发现,沈少渊其实保养的相当好,40出头的人了,还是很挺拔,一身定制的成衣非常的合体,陆文哲很自然的在肚子嘀咕了一句,难怪萧亚美这种女人要死缠着不放,然后,自己也被自己的宽宏大度给震惊了,她突然意识到,自己没有真正爱过少渊,从来都没有。

沈少渊很平静,并没有去强装丧妻的悲痛,陆文哲倒是盼着他能虚伪一点,因为她很了解沈少渊,如果他在警察面前显得情绪很强烈,倒越发能肯定这事和他有关了,因为他根本就不是那种情绪外露的人。

负责问话的是老赵,顾楠仔细的观察着沈少渊。

“沈总,我想问一下,你妻子生前有没有留下遗嘱”老赵很开门见山。

“我能问一下,你们为什么又突然对我妻子的案子感兴趣了,是不是有了什么新线索,还是抓到可疑的人了吗?”沈少渊反问道。

“对不起,这个目前我不能透露,希望你能配合我们的调查,请谈谈你妻子遗嘱的事情吧”

沈少渊来回的打量着沙发上的三个警察,不过并没有在陆文哲的脸上多停留片刻,他最终还是选择了配合调查,平静的说“我妻子,从18岁起就开始立遗嘱了,每年都会更新,她有自己的律师,遗嘱也一直在律师那里保存”

“是吗?那你现在应该已经知道遗嘱的内容了吧?能给我们看一下吗?还是说,我们需要去找律师”老赵继续追问着

“不用,我马上就可以复印给你们”沈少渊不动声色的说,他从抽屉里拿出了一纸文件,按铃叫来了秘书。

老赵和顾楠传看着陆文哲的遗嘱,顾楠突然问道“你妻子是不是还有个妹妹?”

“是,叫陆星哲”

“你妻子好像什么都没有给她留,您知道这是为什么吗?”顾楠追问着。

“这个吗,你好像应该去问我妻子吧”沈少渊显然不愿意配合。

陆文哲有点惊讶,她从来没意识到自己没有给星哲留任何东西,会让人感觉很奇怪,虽然她的遗嘱每年1月份都会更新一次,但实际上内容基本没什么变化,公司的经营权不在遗嘱范围内,她的股权一分为二,一半给公司董事会选出的继任者,一半给沈少渊。她自己名下的私人财产,除了留一少部分给父母和自己的几个亲信朋友外,剩下的大头,一半留给自己的子女,如果有的话,在没有子女的情况下,就和剩下的一半合并,成立一个慈善基金会,这个基金会由指定的专业团体运作。

星哲是自己的妹妹,她是独立的一个人,她从父母那里已经得到了和自已一样多的东西,自己的为什么要留财产给她呢,这是陆文哲一贯理所应当的想法。

“你妻子和她妹妹有矛盾吗?”老赵继续问道。

“警察同志,我妻子他们一家人是很有自己的想法和个性的,你们不要以街头市井的常理去推断他们之间的关系”沈少渊略带嘲讽的回答道。

“那么,你妻子和妹妹的关系好吗,亲密吗?”老赵不为所动,锲而不舍的追击着。

沈少渊叹了一气,习惯性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才开口说道“想必你们继续调查下去也会知道的,我也不用隐瞒你们什么,我妻子是一个很能干的人,她对别人的要求也很高,不过,她并没有任何对不起自己妹妹的地方,星哲呢,要做一个完美无缺的姐姐的妹妹,而且周围的所有人也想当然的认为你应该和她一样优秀,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妻子和星哲并没有任何实际意义上的矛盾,不过,她们也不是什么亲密无间的好姐妹。”

顾楠和老赵都一副了解的样子,微微的点着头,老赵扭头看了陆文哲一眼,轻轻的碰了碰她的胳膊,陆文哲回过神来,有点茫然的看着他,老赵指了指一片空白的记录本,瞪了她一眼。

陆文哲这才想起来自己现在是干什么的,连忙埋头记录了起来,她实在有些惊讶,没想到别人,包括自己的老公,是这么看待自己和星哲之间的关系的,自己对星哲不够好吗,自己不是一直在关注和帮助她的发展吗?难道星哲对自己一直有很多不满吗?

“这个陶惠,和你妻子是什么关系,除了她的父母,好像就数她得到的最多了”

“助手、好朋友”沈少渊吝啬的吐了两个词。

沉默了一会儿,顾楠突然问道“那你呢,沈总,你和你妻子的关系怎么样”

沈少渊半天没有答话,陆文哲顾不得嫌疑,她紧紧的盯着沈少渊的脸,男人面无表情的平视着前方,眼睛突然暗淡了下来,他轻声的说“我很爱我的妻子……”。

怒火瞬间涌到了陆文哲的胸口,她没想到沈少渊敢如此无耻的说出这个“爱”字,他们之间有爱过吗?沈少渊在撒谎!那个整夜纠缠在她梦里的黑影,仿佛正在一步步的逼近自己,阴影逐渐褪去,面孔逐渐清晰……

“沈先生”陆文哲听到了自己的声音,好像是从挺远的地方传过来的一样,“请问,你认识萧亚美这个人吗?她是不是怀孕了,你和她又是什么关系?”

沈少源嗖的扭过了头,紧张的瞪着陆文哲,表情在瞬间失控了,甚至显得有些狰狞,他的身体也不由得从靠背椅上挺坐了起来,看见他这副样子,陆文哲感觉到了一股说不出的畅快。

办公室里一片安静,三个警察在默默的等待着对方的回答,半响,沈少渊才从牙缝里挤出了几句话“警察同志,如果你们没其他事了,我就不陪了,我待会儿还有个会,如果你们对我的回答不满意,觉得有必要的话,可以直接拿手续传唤我”说完,就站起了身,摆出了送客的姿态。

顾楠和老赵对看了一眼,没再多说一句,起身离开了沈少渊的办公室。

三个人刚坐进车里,顾楠就冲着陆文哲吼了起来

“你在干什么,汪月月,萧亚美是谁?你到底知道些什么?你作为一个刑警,知情不报,阻碍调查,你,你简直是无组织无纪律,你在拿我们大家寻开心吗?”

陆文哲也回瞪着顾楠,看着他的小白脸涨的通红,眉心纠结成了一团,她突然发现,顾楠的眼睛,漂亮的象个女孩子,深邃的双眼皮,所谓的桃花眼,现在里面正烧满了怒火,越发显得晶亮。

其实,刚才在沈少源的办公室里,话一冲出口,陆文哲就知道自己错了,她不但打草惊蛇了,而且彻底忘了自己现在是女刑警汪月月,她犯了一个很低级很低级的错误。

老赵和小丁紧张的看着互瞪着的两个人,想打个圆场,又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对不起,组长,是我错了,我刚才是一时糊涂,对不起大家了,下回我绝对不会再犯了”陆文哲先开口了,她看着顾楠,说的很平静,但非常真诚。

顾楠短暂的沉默了一会儿,扭过头去,不再看看汪月月,沉声说道“你回去把今天的事情写个报告,把你知道的所有的情况,还有消息的来源,一字不漏的,都给我写清楚,今天下班前交上来”。

“是,组长”汪月月应了一声,一车的人,都没再说什么。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