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重生追缉令 > 

钻石项圈

第2章 钻石项圈

现在是7点25分整,陆文哲对了下时间,还有五分钟,自己的父母应该就会出来散步了,几十年了,这个散步的时间就是雷打不动的,陆文哲清楚的记得,自己9岁那年有一天发高烧,吃了药躺在床上,难得的撒了一回娇,希望妈妈坐在旁边陪陪自己,可妈妈只是笑着摇了摇头,嘱咐阿姨给她倒杯温水,就和爸爸一起去散步了。

从那时候起,陆文哲就清楚的意识到,在父母眼里、心里,只有他们彼此,才是最重要的人,而自己和妹妹,永远都是次一位的,这曾经也是陆文哲渴望的婚姻模式,

小院的门,被推开了,陆文哲连忙闪身躲在了墙角,虽然早做好了思想准备,心里,还是一阵悸动,爸爸妈妈,真的苍老了许多,母亲挽着父亲的手臂,一贯笔直的腰板似乎也有些打弯了,父亲的右手按在母亲的手上,两个人相互搀扶着慢慢的走在河边的小道上。

陆文哲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来看过父母了,出事前,她一般每星期打个电话给他们,只有逢年过节,才会去走个过场,父母从来也没抱怨过什么,他们一家人都早已习惯这种彼此保持距离的关系了,陆文哲12岁就出国了,一直到硕士毕业才回来,妹妹星哲,也差不多一样。

每天晚上的7点30分到8点30分,是父母家里的安全盲点,两老出去散步,保姆阿秋也要开始她一天最喜欢的泡澡时间了,一切按部就班、有条不紊,是陆家一贯的生活风格。

陆文哲四下打量了一下,来到了小院的门前,她踮起脚,在右门柱顶上的一个缝隙里摸了摸,果然,家门的钥匙还是放在老地方,因为父亲是个典型的生活白痴,所以家里的备用钥匙被放在这个地方已经好多年了。

陆文哲蹑手蹑脚的走进了客厅,马上听到了卫生间里哗哗的水声和阿秋声情并茂的高歌,唱的是世界名曲——“两只蝴蝶”,陆文哲苦笑着摇了摇头,可惜,她再也不能凶巴巴的冲着卫生间大喊一句“阿秋,小声点”。

今天是5月15日,是陆家每个月清理旧报纸的日子,陆文哲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纸条,放在了报纸堆的中间,这是她想到的最好的办法,纸条的内容很简单,只寥寥的写了两行字:“爸妈,如果我最近遭遇不测,也许是有人想谋害我,希望,是我想多了”。

在离开之前,陆文哲转身停了下来,红格子布的单人沙发、茶几上的文竹、门口放伞的青花瓷筒,她定定的看了一会儿,甩了甩头,拉开门快步走了出去。

女企业家陆文哲被害的案子,果然又上会了,而且,正像小丁听说的那样,放给了三组,由曹队牵头,但具体工作由顾楠负责。陆文哲有些困扰,怎么这么巧,偏偏归这个小白脸管。

在三组的内部会议上,从来没发过言的汪月月同志,在会议快结束的时候,提出要加入陆文哲案件的专案组,理由是自己有熟人和陆文哲认识,对案件的侦破会有一定的帮助,会议现场立刻响起了一片压低的窃笑声,顾楠白净的小脸,又红了。

曹队欣然同意了,市局特意调过来的女英雄,一直闲置着不用,也不大好吗。

下班的时候,走在楼梯上的陆文哲,被顾楠叫住了,这是他第一次单独和她说话。

他犹豫了一下,开口道“汪月月同志,你现在这个样子,让我很为难,你知道吗?个人的事不应该影响工作的,这样不好”

顾楠习惯性的微皱着他浓黑的眉毛,一脸的不耐。

陆文哲突然觉得很生气,为了汪月月,为了汪月月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界里的小小的单恋,她盯着顾楠的眼睛,平静的问道“顾楠同志,请问,我到底是做了什么,让你觉得很为难”

顾楠愣了,陆文哲不等他回答,就马上接着说“我加入陆文哲这个案子,确实是因为我本来就认识她,对她的案子感兴趣,而且,我也不想这样每天无所事事,我申请调到刑警队,不是为了来给你们打杂的”

顾楠的脸色变得严肃了起来,他好像想说什么,又没说出来,陆文哲没理他,一口气径直讲了下去“顾楠同志,我也早就想跟你谈一下了,我觉得,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并不代表她就低人一等了,我希望,你和队里的其他人,能给我一个最起码的,对同事的尊重”

说完,陆文哲没给顾楠任何机会,扭头就下楼了,她知道自己刚才的样子肯定一点也不像汪月月,可是,她是实在忍住不了,这阵子,她早就受够了,管他那么多呢。

在陆文哲案件的第一次专案会议上,陆文哲也第一次看到了自己遗体的照片,照片并不可怕,她也从来不是一个胆小的人,可是,在自己血肉模糊的赤裸身体突然出现在巨大的投影幕上的那一瞬间,陆文哲还是本能的闭上了眼睛,腹腔里有什么东西在涌动,她感到一阵眩晕。

不能这样,不能这样,这只是开始,你一定要坚强,陆文哲在心里对自己吼着,她把指甲狠狠的戳进了自己手心了,勉强自己睁开了眼睛,各种角度的图片一张一张的走过,伴随着技术鉴定中心的同事不带任何感情的解说。

陆文哲深深的吸了口气,她突然感到有人在看她,是顾楠,他移开了目光,表情有些复杂,不过在陆文哲看来,那就是赤裸裸的鄙视的目光,她突然感到自己清醒了好多,不再那么头晕目眩了。

终于熬到尸检的图片都看完了,陆文哲对这个一点都不感兴趣,她清楚的很,自己既没中毒、也没其他毛病,自己就是被人活生生的用刀捅死的,她用不着听法医一条两条的分析来确定这个事实。

鉴定中心的同事,开始介绍案发现场的情景了,现场除了陆文哲两夫妻和她妹妹陆星哲的指纹外,没有发现其他人的指纹,也没有留下有鉴定意义的鞋印和其他凶手的痕迹。

死者身边的现金和首饰、手表等物品,都被洗劫一空,不过据死者丈夫反应,死者身边并没有多少现金,应该不会超过一千,唯一没有丢失的,是死者颈上的项圈。

陆文哲皱着眉头,死死的盯着此刻正装在证物袋里的项圈,这件陪了自己十年的东西,竟然没有丢,这她收到的第一颗钻石,宝格丽的项圈,是妈妈在她十五岁生日的时候送给她的,还对她说过,除了这颗,以后不会送她钻石了,因为那将成为别人的权利。

为什么?罪犯为什么没拿走自己的项圈,他连自己的耳钉也没放过啊,这么一颗明晃晃的钻石,竟然被留下了?不管凶手是抢劫也好,还是被沈少渊那个混蛋找来假扮抢劫杀人的,他也没有理由不抢走这个项圈啊?真是太奇怪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