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重生追缉令 > 

来自死者的信

第1章 来自死者的信

这天一早,陆文哲一到办公室,就径直去找了自己这组最年轻的队员,小丁,这两天下来,她已经发现,除了小丁,其他人就压根拿她当个笑话看,完全无法正常的交流。

小丁是个圆头圆脑的小伙子,他比陆文哲只早几个月来到刑警队,好像是市里某领导的侄子,这孩子性格比较厚道,陆文哲来了以后,大概年龄比较接近吧,就他,还有事没事找她说几句话,指点她一下吃饭打卡这类的闲杂事情。

小丁和陆文哲,都和顾楠是一个行动组的,顾楠在队里的角色很有意思,一方面,是政法大学毕业的高材生,能力强、业务好,为人也靠谱,还是挺讨人喜欢的一个青年干将,也是领导重点培养的对象。另一方面呢,因为人长的过于清秀白净,是队里数一数二的美男,桃花极旺,难免的成了男同事羡慕妒忌恨的对象,领导们也很爱拿他开玩笑。这不,花痴女汪月月不但被分到了重案一队,还被恶作剧般的直接安排到了顾楠当副组长的第三行动组。

顾楠自然是又尴尬又恼火,可是又不好明说什么,反正汪月月报道后这么多天来,他连正眼都没看过她一下,陆文哲除了有点啼笑皆非以外,倒也无所谓,她来之前,小丁是组里打杂的,她来了以后,他们两个就很自然的形成了“打杂二人组”。

她把小丁叫到了一旁,谎称自己和陆文哲家的远亲是同学,纯粹出于好奇,想打听一下这起凶杀案的内情。

很幸运的,因为死的是本市有名的女企业家,小丁还对这件案子也很好奇,还挺了解情况的,按照他的说法,这案子很简单,就是一起普通的抢劫杀人案件,死者在自己家的车库受害,随身物品,包括钱财、首饰,都被打劫一空,受害人死于严重的刀伤,罪犯下手极重,被害人流血过多,在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几乎就已经丧失了抢救意义,很快就死亡了。

警方事后查看小区监控录像,认定该罪犯是经过周密的踩点和准备的,因为监控录像里竟然完全没有他是如何潜伏进入陆文哲家车库的影像,应该是被他找到了监控盲区,录像只拍到了一个男人走出陆文哲家车库,并从正门离开了小区的情形,而且,他显然是知道监控的具体方位的,犯罪嫌疑人戴了一顶棒球帽,在离开小区时,通过看似不经意的歪头、低头等动作,使他的脸部完全避开了监控录像,无法看清他的脸部特征。警方由此判定,该嫌犯应该为一名惯犯,作案经验丰富,近年来,这种潜入高档住宅区实施偷盗抢劫的案件十分频繁,只不过出现这种恶性伤人情况的还是比较少的,

犯罪嫌疑人虽然留下了影像,但基本没有反应他的基本特征,想要抓到他,难度还是非常大的,当时,经办这起案子的是一组,他们手头,还有另外一件比较有希望的入室杀人案,所以,按照行规,并没有对陆文哲的案子做重点侦破,在经过初步侦查,所有的线索都断了以后,就搁在了一旁,反正,受害人家属也并没有做过多诉求。

陆文哲默默的听着,很快理清了思路,她明白,如果没有什么新的线索,刑侦队,是不会重启对这类案件的调查的,她的冤仇,就会永远石沉大海了,现在,她首先要解决的,就是让案件重回警队视线。

五天后,陆文哲刚到单位,就被小丁给叫住了,他有些神秘兮兮的说“哎,汪月月,你说凑巧不凑巧,你前几天问我的那个女老板被杀的案子,又要上会了”

“啊~~~为什么啊”陆文哲圆睁双目,嘴巴呈0字形,做出了一幅典型的“大吃一惊”的表情,这是她对着镜子练过的,就准备着对付小丁用的。

“你猜怎么着,前天,那个女老板的父母在自己家的旧报纸里,发现了一张纸条,是死者生前写的,好像说,如果自己这阵子出了什么意外,那就是有人要故意谋杀她!”

“不会吧,这么有戏剧性,那就不是普通的抢劫杀人喽,变成谋杀案啦?”陆文哲继续表演着综合了惊讶、兴奋、八卦的复杂情绪。

“是啊,不过那纸条还没经过笔迹鉴定呢,说不定是死者父母伪造的也不一定,听说,一组手头还有其他案子,估计会把这案子定给我们组呢”小丁说完,就去忙别的了。

OK了,陆文哲的脸上浮起一丝微笑,那纸条自然不是旁人写的,正是死者本人,她陆文哲,亲手所写、亲手把它塞到了自己父母家的报纸堆里的。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