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回档2000年 > 

斯文点

第2章 斯文点

想到父母,陆飞慢慢的掏出了手机,看着手机的通讯录,他的手有些抖,慢慢的按下了那个久违的号码。

其实陆飞儿时的家还是挺富裕的,吃喝不愁,父母在城里开的一家饭馆,生意不错,年收入有了好几万了。但是因为陆飞败家,沾染上了赌博,最后不仅把房子卖了出去,还欠了二十几万的债,逼的父母把饭馆也卖了,现在在老家。

没过几年,父亲因为患病没钱治就去世了,母亲也郁郁而终。

电话响了好一会儿,就在陆飞以为没人听的时候电话接通了。

“谁啊?”电话那头响起了陆国峰的声音。

陆国峰的声音有些疲惫,听着让人心疼,陆飞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爸,是我。”陆飞忍着哭腔回应着。

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一会。

“你还打电话回来干什么,又在外面欠了赌债?我已经没钱了,你非要逼死我和你妈你才甘心吗?”陆国峰在电话那头怒道。

陆飞被父亲呵斥着,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开口,前世的愧疚加上现在的怀念,让他再也忍不住,泪如泉涌。

“是小飞?”电话那头出来了另一个声音,说话的人是他的母亲,李玉琴。

李玉琴的声音也很疲惫,但听得出来只是简单的一句就能知道,尽管自己再怎么不争气,她还是那么的关心自己。

“对,妈,是我!”陆飞对着手机说道:“我想回来看看你们。”

“小飞要回来?电话给我,我跟儿子说两句。”

电话那头李玉琴跟陆国峰说道:“你去村头买两斤肉回来,整点菜,等儿子回来给儿子弄红烧肉吃,儿子最喜欢吃!”

“他回来肯定没好事,还弄红烧肉,还不如给扔粪坑。”陆国峰埋怨的一句,过了一会又提醒李玉琴说:“让他多穿点,天冷,做客车回来,快到了镇上给家里打个电话,我骑三轮车带他。”

电话里,李玉琴跟陆飞又说了几句这才挂了电话。

电话打完之后手机传来了信息提示,欠费了。

而现在他手里,连坐车的钱都没有。

人活到这个位分是奇才,陆飞真的把自己活的不如狗,身上竟然掏不出一分钱。

他记得不错的话,这段时间连吃饭钱都没有的他,跟他一起几个以前一起混的去抢钱了,后来的几个月又干了几次,最后锒铛入狱,做了两年劳之后才开始老实,不过之后的生活一直不如意。

重生,或许是老天爷给他的一个机会,弥补他曾经犯下的错吧。

考虑再三,陆飞决定过两天再回,至少要有回家坐车的钱,同时他也要趁这段时间把童晓君给挽回回来,挑起一个做丈夫的责任,他亏欠她太多了,这一次,他要弥补,不让童晓君跟她肚子里的孩子过上好日子,他就一头撞死。

搞钱,或许对以前的陆飞来说很难,但带着未来二十年记忆的陆飞来说,钱,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可惜了他需要一步步来,而无法一步登天,比如买彩票什么的。

二十年里他当然也想过买个彩票撞大运,可惜,所有的彩票号码他一个都记不住,所以想要一步登天也不可能。

下午,陆飞把家里的那些海报都撕了,把家里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虽然这三十平米的合租房很简陋,但收拾干净会让人心情愉悦。

收拾干净陆飞饿了,给自己煮了一碗粥,陈旧的米缸里只还剩半碗米,他的脑袋有些乱糟糟的,因为一直想该从什么地方入手赚钱,要是再不想办法搞钱,别说改变了,他就要饿死街头了。

砰砰砰!

正当陆飞思考着的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谁啊?”

“我啊,飞哥,黑狗!”门外传来一个青年的声音。

这个黑狗叫李文涛,因为他长得有些黑,那个时候他们一帮在外面瞎混的二逼青年都有绰号,陆飞叫飞机,全是跟古惑仔电影里面学的,那个时候的古惑仔系列真的是坑了不少青少年。

打开门,是一个寸头青年叼着香烟,穿着大脚裤,耳朵上还挂着耳钉,就这份装扮放到二十年后,晚上走在街上就会被派出所逮走了。

“飞哥,怎么回事啊?这几天怎么都不出门找哥几个玩了?”李文涛走进门说。

“家里有点事儿。”陆飞看着他,脑袋里飞快的思索着,他在想李涛身上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让他挖的。

“走,上网去啊?等你组队呢!”李文涛拍着陆飞的肩膀说。

这个年代的青少年玩乐跟游戏挂钩,游戏厅和网吧,慢慢的网吧会代替游戏厅的火爆,因为相较而言,网吧游戏的可玩性,要比游戏厅的单机好玩的多。

听到李文涛说上网,陆飞眼前一亮,上网打游戏,以前是家常便饭,而且跟那家星星网吧的老板很熟。

这个时候阜城的网吧还没那么火爆,充其量十家,陆飞记得没错的话,而接下来的两年,会以一年十几二十家的速度崛起,开店的一个个都赚的盆满钵满。

这不就是自己赚钱的机会么?

“走走走!热闹热闹。”说着陆飞搂着李文涛出门。

网吧里,正直礼拜天,人声鼎沸,陆飞跟李文涛到了的时候都没机子,那小胡子老板见到陆飞和李文涛两人的时候都有些头疼,因为这帮人以前在这不少闹事,打架斗殴很常见。

以前过来的时候没机子,陆飞就要捣乱了,看见谁直接让他下机,然后自己上,不服的就一嘴巴,所以这一片儿谁看见他们几个都怕,蛮横不讲理的货。

“哎哎哎,那个谁,你们俩下去下去。”李文涛进门逮着两个中学生模样的少年要抢,那两个中学生看见他们两都是缩了缩脖子,明显有点怕。

陆飞急忙道:“你干什么?强盗啊,人家小孩玩的好好的。”

“嗯?”听到这话李文涛愣了一下,感觉有点莫名其妙,今天是礼拜天,不抢这些孩子能在这玩一天,他们还怎么玩?

而且以前陆飞来抢机子的时候可比他蛮横多了,今天怎么了?转性了?

那小胡子老板也是愣了一下,破天荒的头一次见陆飞这么客气,那两个学生也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那我们……”李文涛奇怪的说。

“等啊,斯文点!”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