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盛宠谋婚 > 

第二章 屡败屡战

第2章 第二章 屡败屡战

昨天晚上,凌晨一点钟,余小渔像幽灵一样,出现在烈南风的房间里。不仅霸占了他的床,还莫名其妙的把他睡了。

要不是亲自查看过监控视频,烈南风完全有理由相信:这个蠢萌的女人,是哪个生意上的竞争对手,或者道儿上的仇家,刻意给他安排的“温柔劫”。

若真是如此,以烈南风杀伐果断的个性,分分钟可以给她找一个好去处。

只可惜事实并非如此,从昨天这个小女人的哭诉来看,她不仅蠢萌到进错了房间,还刚刚被人甩了。而且还是被一个喜欢蜂腰翘臀的人渣甩了。

烈南风手里拿着小渔的工作证,戏谑道:“余小渔,女,深蓝建筑有限公司营运部经理。”

“你想到公司去告发我吗?你休想!我可是有后台的!”余小渔看着他不怀好意的样子,气急败坏的说。

“你不是说这件事情责任不在你?你怕什么?”烈南风把工作证扔到旁边的写字桌上,弓着身子压在床边,瞪着小渔,“你的后台,比我还大?”

“你……你到底是谁?你想干嘛?杀人灭口吗?”余小渔被对方的威慑力,逼迫得大气都不敢喘,把被子拉高,挡在身前,憋着气说。

烈南风刚要解答小渔的疑问,咚咚咚,门外有人敲门。他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小渔,转身去开门。

几秒种后,小渔听见外面的人说,烈总,这是您要的衣服。

小渔倏地瞪圆了眼睛:烈总?深蓝集团的总裁,烈南风?

她还没来得及细想,随后的对话,就证实了这个猜测。

“好。通知各部门了吗?”

“是,按照您的要求,把会议往后延迟了半个小时。”

“嗯,没事了,你先回去吧。”

“是,烈总。”

完了完了,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身为堂堂的分公司部门经理,连自家大老板的脸都不认识了。这可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小渔看着烈南风从容的回到卧室里,惭愧的脸都没地儿放了。

“说吧,你的后台到底是谁?”烈南风把一个包装精致的礼盒放到床边,淡然的问。

“烈总,您就不要说笑了。像我们这种小鱼小虾,哪里来的什么后台。我刚刚都是胡说八道的,您可千万别当真啊。”小渔一脸谄媚的说。

再大的后台,也不可能大过您,好吧?您可是公司里顶天儿大的人了,您可真逗!

“那接下来告诉我,你想怎么补偿我?”烈南风伸手摩挲着礼盒的磨砂表面,冷峻的表情,晦暗难明。

“补偿?什么意思?”小渔被烈南风说的话,弄得一头雾水。

“要不是你昨天喝醉了,爬到我床上勾引我。我怎么会失身?你难道不该补偿我?”烈南风说话的时候,一副讨债的样子,哪里看得见总裁大人应有的胸襟。

“烈总,您这话说得不对吧?您是堂堂的集团总裁,长得英俊潇洒,又身家百亿。别说一个小小的我了,恐怕只要招招手,想陪您睡的人,都要排到火星上去了。”

小渔被烈南风的话气得七窍生烟,梗着脖子继续说,“昨天确实是因为我喝多了,才进错了房间。不过,这件事说到底,吃亏的应该是我吧?”

“首先,你承认问题在你,这一点很好,”烈南风拿出谈判的姿态,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我出于人道主义,可以允许你向我提出物质补偿。”

“烈总多虑了,一夜荒唐而已,如果我借此向你索要什么,岂不是拉低了自己的格调?”小渔嘴上硬气的很,其实心里边早就哭翻了,自己的第一次,竟然给了这么一个冷血孤傲的人。

不过这也怪不得别人,谁让自己酒量太差,现在只能打掉了牙,往肚子里咽。

“余经理如此有气节,我烈南风佩服。不过我会保留你提出要求的权利......”

咕噜噜......

烈南风的话还没说完,空气中传来一串突兀的响声。

小渔空空的肚子提出了严重抗议,她把头深深埋进被子里,气氛秒速陷入无言的尴尬。

“离开会还有二十分钟的时间,你去冲个澡,我先带你去吃饭。”烈南风对着厚厚的被子说,转身之后,嘴角扬起一抹邪魅的笑意。

听见烈南风离开,小渔迅速从被子里爬出来,冲进洗手间,把身上的酒气和欢爱后的痕迹洗的干干净净。

回到房间,她看到床上打开的礼盒,里边整齐的放着一套新衣服,不过这颜色......

小渔犹豫再三,穿好衣服,拎起手包。然后推开房门,朝电梯方向走过去。

烈南风正站在走廊尽头等小渔,他听见脚步声,抬眼看过来。一双眼眸猛地被面前的风景吸引,呼吸骤然收紧。

眼前的小人儿,一袭白底蓝花商务套裙加身,白皙的脸上,未施粉黛,带着刚刚出浴后的馨香,步履翩翩,美目流转。举手投足间,风姿绰约,又不是优雅干练。

没想到这个蠢萌的小女人,还有这样超脱凡尘的一面。烈南风心里暗想。

小渔不过二十出头,已经是分公司的部门负责人。但是由于个性使然,着装向来非灰即黑,从来没有尝试过出挑的颜色。

如今被烈南风定定的看着,更是觉得自己穿错了衣服,心里忍不住嗔怪:你是存心看我出糗吧?我就偏不让你得意!

“烈总的眼光还真是高明,想来在女人身上,下了不少功夫吧?”小渔说话的时候,刻意巧笑嫣然,等着看烈南风被取笑之后的局促。

“以我的资质,用不着浪费时间,自然有人送货上门。”烈南风把头侧到小渔的耳边,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

小渔被烈南风暧昧的举动惊到,缩着脖子,跳到一边,红着脸说:“烈总,这件事,我希望除了你我,不会再有第三个人知情。”

烈南风按开电梯门,抬脚先进到梯箱里:“这恐怕很难办到。”

小渔听见这话,刚刚谈定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还有谁知道?”

烈南风的手挡着电梯门,冷静的说:“你先进来,我告诉你。”

小渔乖乖的进来之后,站到他的对面,迫不及待的问:“好了,现在说吧。”

烈南风按下楼层,幽幽道:“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