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冷面总裁:夫人拒绝复婚 > 

他的质问

第5章 他的质问

手抵在晋贺的胸膛上,习茵的脑中闪过的全是云西赫的脸。

十六岁于校园相识,年少的爱情简单又纯粹,好像在他眼中看见自己,就能和他携手一生。

现如今,突如其来的疾病让她惶恐害怕,无意撞破的旖旎奸情却轻易将她的自尊和骄傲打碎。

最后,落了一地灰烬。

他们究竟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呢?

他又是从什么时候起,忘记了当初的誓言,忘记当初是怎么爱她的?

她想不通,也不敢深想。

见习茵此时此刻还在发呆,晋贺的眼中快速划过一丝冷芒,心里的阴暗想法再一次冒头。

他伸出手,宽阔有力的大手擒在她小巧的下巴上,目光泛着一丝危险。

“和我做,你也在想着云西赫?”

边说着,他不着痕迹地伸出另一只手,将她的上衣纽扣打开。

在这一刻,习茵却本能地产生了退却的心理。

“今天是我冲动了,我们还是别了吧。”

没理会她的话,晋贺缓缓低下头颅,在她白皙细嫩的颈侧落下一吻。

那处地方敏感,她本能地瑟缩了一下,激起一身寒毛,忍不住伸出手去推他。

晋贺的力气大得惊人,将她霸道地禁锢在自己身下,嘴角噙着一抹冷酷至极的微笑。

“别想了,他不会来的,他的身侧已经有别的女人了!”

“你以为他只犯了林香这个错误吗?男人一旦开了头就会上瘾,他的身边会出现无数个女人,即便这样,你也还想着他吗?”

所以啊,就别再想着云西赫那个混蛋了。

乖乖地落入他怀里,不好吗?

他的话语如同一枚锋利的长箭,恰如其分地击中了她最难堪的地方。

抵着晋贺胸膛的手慢慢卸去了力气,无力地垂在身侧,眼中蓄满了泪水,不断地从眼眶处滑落。

见她不在抵触,晋贺的眼底划过一丝自得,唇角的笑容弧度越来越深。

扶上她的脸颊,他的嗓音带着些许难抑:“习茵,跟着我,我会好好对你的。”

当他这句话彻底落下,身后房门悄然打开,随后,一声暴怒震破了两人耳膜。

“你们在干什么?!”

习茵忽的一怔,呆愣愣地朝门口的方向看了过去,一眼撞上了燃烧着怒火的眼眸。

是云西赫。

他快步走了过来,将伏在习茵身上的晋贺猛地扒开,随后,一记重拳重重地击打在晋贺的脸上。

晋贺被打得偏过头,嘴角上瞬间多出了一抹血痕,刺目惊心!

云西赫眼眶猩红可怖,眼中跳动着的火焰越发旺盛。

他揪住晋贺的衣领,手臂的青筋清晰可见。

“你们什么时候搞在一起的?背叛我多久了?!”

他怒声吼道,心中的理智直接离家出走,只剩下了戾气。

今天习茵走后,他坐在一地狼籍的办公室里,望着那地饭盒怔得出神。

无论他做什么事情转移注意力,一旦闭上眼睛,习茵离去时的表情就涌现在他的脑中。

挥之不去。

在尝试看文件三次失败后,他还是败给了内心,拎起车钥匙离开了公司。

她走的时候,状态非常糟糕。

他那时又急坏了眼,忍不住对她处处奚落,人一旦失控,就会脱口而出那些伤人的话语。

他不得不承认,他后悔了。

于是匆匆赶回家,却撞见了如此难堪的一幕。

他的少年恋人,他心中想触碰却害怕刺手的娇玫瑰,被自己的信任的手下压在身下,衣衫不整。

那一瞬间,什么理智,什么冷漠自持,全被他扔了个彻底。

他现在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杀了晋贺。

晋贺抬起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唇角勾起一抹讥讽的微笑。

“少爷在说什么?你可以和野花一夜缠绵,就不许我们做这种事情了?”

晋贺撕破了平日的假面,望着他的目光中带着浓郁的挑衅。

他心底最后一丝理智彻底坍塌,举起拳头,又往着晋贺的脸上袭去。

但这时,晋贺早就做足了准备,伸手挡住了他的拳头。

“够了!你们住手!”

习茵的尖叫声在房中响彻,她眼中含泪,只想让他们别再打了。

但那两个男人早已杀红了眼,哪里还听得下她的阻拦。

习茵咬了咬牙,赶忙从沙发上跳了下来,朝着他们的方向跑了过去。

男人之间的打斗十分激烈,她看紧时间插了进去,晋贺的拳头擦着她的脸颊而过,又及时止住了。

云西赫心里大惊,将习茵捞回自己的怀中,想看她是否受伤。

忽然,一只修长有力的大手插了过来,抓住了习茵的另一只手。

三个人的故事,两个大男人僵持不下,眼中的火花不断炸裂。

晋贺眼眸微眯,声音也带了些许寒意。

“习茵现在是我的女人了,我要带她走。”

他死死地盯着习茵瘦弱的后背,眼中满是期望。

但他注定要失望了。

在他的视线中,习茵挣脱了他的禁锢,抽出了自己的手臂。

“晋贺,你走吧。”

她的声音带着微微的颤抖,心中受了很大的触动。

她的话恍若在他的脑门上浇了一大盆冷水,浇灭了他心中的热情。

他的目光越发晦暗,“习茵,他都出轨了,你还想和他在一起吗?!”

“晋贺,求求你,快走吧,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她的声音中带着隐隐约约的乞求。

随着她的话音彻底落下,晋贺的瞳孔中染上一丝失望。

他那阴毒的目光深深地看了云西赫一眼,而后决绝地转过身子,一言不发地离开了别墅。

房门声音落下,习茵低着头,微微攥紧的拳头倏地松开。

下一秒,她的双手被云西赫大力攥紧。

他那冷酷的嗓音在头顶不住地盘旋:“习茵,你们到底什么时候好上的?勾搭多久了?”

习茵抬起头来,一脸震惊地望着他,却被他眼中的失望和鄙夷刺痛了。

他凭什么要用这种目光看着她?好似她才是这段婚姻的罪魁祸首,岁孽深重。

可明明,是他一手毁去她的自尊,是他将两人多年的情感揉碎,扔进满是脏污地垃圾箱。

他凭什么?

面对云西赫冷硬的质问声,习茵咬进了嘴唇,下一刻,血腥溢满唇舌。

“我和他没发生关系,你不要血口喷人。”

此时此刻,她的眼中毫无往日的温柔,眼中盛满了失望。

她忽然发现,自己已经不认识这个枕边人,他的一切在她的眼中如此陌生。

终究是时间改变了他们,他也早就不是那个为爱痴狂的少年。

以前,她认为自己的爱情轰轰烈烈。

那个心里眼里只装的下她的少年,不顾外界阻隔的声音,艰难跋涉到她的身边,签起她的双手。

为了所谓的爱情,他甚至可以放弃万贯家财,和她跻身在一间狭小寒冷的地下室中。

当他们搬出地下室,她还以为他们的好日子就要来了。

他却变了模样。

曾经的白体恤变成匀称妥帖的西装,曾经的青涩爱慕成了冷漠无情,曾经的单车变成了豪车。

直至这时,她才终于懂得,不是共苦就能换来同甘。

人心是会变的,爱也是会转移的。

他获得了曾经相望不可即的金钱地位,她却在这场爱中输的一败涂地。

云西赫的眼眶红得吓人,他的手慢慢攀上她白皙细腻的脖颈,一处粉红刺痛了他的眼睛。

“你还说自己没和晋贺发生关系?我还奇怪,上回你为何打电话给我,说感觉晋贺不对劲。”

他的理智冲破牢笼:“你们那时候,已经勾搭在一起了吧!”

“云西赫,你疯了!”他的信誓旦旦让习茵彻底泪崩。

她觉得太屈辱了,好似自己的不堪尽数被他丢在眼前,一身狼狈。

“那你呢?每次我给你打电话,你都说自己忙,要开会!你那个时候是在林香的床上吧!”

他使劲摩擦着哪一处吻痕,力气越来越大,将她的脖颈擦红了一大片。

“我不管,习茵,我为你付出了那么多,你不能背叛我!”他越说越是激动,表情因为愤怒都被扭曲在了一起。

“可我不想和你在一起了!既然你执意认为我背叛了你,那我们离婚吧!”

离婚吧。

在她生命的最后时期,给这段燃尽的婚姻最后一点体面。

“啪——”

耳光声清脆,习茵的脸偏向一边,左脸颊红了一片。

她呆呆地抚上脸颊,那里传递而来的痛意滚烫,仿佛他将她那脆弱的自尊心丢进了滚烫的岩浆中。

生不如死。

他如同发了疯一般,理智彻底离家出走。

将习茵的衣服扯开,他将他禁锢在自己身下,灼人的唇落在她脖颈那处吻痕上,想抹灭晋贺在她身上的痕迹。

冲动之下,他竟然像当场要了她。

“晋贺就是这样勾-引你的?”他的目光如同毒性剧烈的毒蛇一般阴测。

习茵的脸上布满泪痕,双手抵在他的胸膛之上,“云西赫,你快停下,别这样……”

却不想,她的乞求再一次勾动了云西赫的逆鳞。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