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冷面总裁:夫人拒绝复婚 > 

无理取闹

第2章 无理取闹

话没说完,一阵嘟嘟的挂断声传来,习茵面色凄然。

到底有什么事,能让你那么忙?

“咔哒”一声,车门被人从外面打开,晋贺一身湿漉漉的坐进驾驶室。

他随意的撸了一把往下淌水的头发,黑色衬衫已经贴在他的胸膛上。

他看似不经意间瞥了眼习茵,伸手解开两颗纽扣。

“你做什么!”

习茵睁大双眼看他,眼中满是防备。

晋贺并没有继续解下去,而是伸手搭在方向盘上启动车子。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衣服贴的难受,夫人以为我要做什么?”

习茵嘴角动了下,最终只是道,“快回家吧。”

这种气氛她一分一秒都是煎熬。

晋贺没再开口,一如既往的沉默冷酷,直到进了宅子,一直相安无事。

习茵简直是迫不及待的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一把将门反锁,就像是身后有饿狼在追。

战战兢兢的收拾好自己之后,习茵一遍遍给云西赫打电话,一开始还是用户正忙,后来干脆关了机。

她缩成一小团坐在床上,看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随着时间悄悄溜走。

黑暗的门口,一个男人斜靠在台阶前,望着那扇亮着的小窗户,手里的打火机亮起又寂灭。

一阵轻微的震动响起,是条短信。

“少爷,你什么时候回来?”

晋贺合上打火机,简短回复过去。

“事没办完,归期未定。”

看着那扇住着习茵的窗子,男人露出一抹势在必得的笑意。

第二天习茵出门时晋贺已经不在了,她如往常一样做好了饭去云西赫的公司。

“总裁,夫人上来了。”

云西赫皱眉挂断,原本正坐在男人怀里的林香,只见他接了一个内线电话便匆匆让她离开。

她自知怎么回事,眼里嫉妒的不行,片刻之后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坏女人,怎么也要有着坏女人的本事的。

不就是个原配吗?

临走前,林香摘下耳环,随手丢在办公桌下。

她来了,更好。

走后没多久,习茵已经提着东西走到云西赫的办公室。

“怎么亲自来了,这点东西让人送过来就行。”

云西赫起身,轻撇了一眼她放下的餐盒。

又是这些东西。

他说了一次喜欢,送过来的东西次次都一样。

只是一个东西再好吃,吃久了,也就变了味。

精致的黑色饭盒内,所有的东西都是她的精心搭配。

“当然不一样啊。”她含笑说道。

来了,就多了一些见面的时间。

能留给她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哪怕多见一面,都是好的。

他很忙,公司事多,即使是夫妻平日也没多少时间相处。

她真的想他了。

习茵低着头,眼中泛着水光,餐盒内的每一样都是她的心意。

“这些外面都有,不用脏了手。”

说着,他走到习茵的身边,居然有些不敢不多放一眼她精心准备的餐食上。

“自己弄的健康干净,外面的东西吃多了对身体不好的。”

她拿起叉子,叉起一块红烧肉送到他的嘴边。

住地下室的那段日子也见过那些餐厅的后厨,哪有自己处置食材干净。

云西赫看着那块原本应该香甜的红烧肉送到唇边,一凑近却只觉得连呼吸间都是油腻。

不光是红烧肉上的味道,他闻到习茵身上的油烟味儿,猝不及防的,想到了林香身上的香水味儿。

他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微微张口咽下这一块红烧肉。

“行了,这些放在这里,我会自己吃。”

话音落下,他伸手拿过她手上的叉子,随手扔在桌面上,力道有些大,那只叉子滑落到地上。

“叮”的一声脆响。

很轻的一声响,却好似将她的心突然就震得粉碎。

气氛顿时有些冷凝,她勉强的笑了下。

“西赫,下午有没有时间,可以陪我去......”

“要开会,你乖点,要是无聊就去随便做点喜欢的事情,这段时间,我真的很忙。”

云西赫有些仓皇的推开她靠近的身躯,从抽屉里拿起一张黑卡插进她的口袋里。

利落干净的动作,仿佛做了很多遍。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习茵的生活似乎只剩下一个人做些杂七杂八的事,和等他回家。

但在仅剩的时间里,她不想再这样。

“我不管,你今天就是要陪我!”

习茵强忍着泪水,使起了很久没再使过的小性子,明明是任性的样子,却颇有一些被逼到墙角里的哀绝。

云西赫看着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眼里满满都是不耐烦。

这一个眼神,让习茵浑身发冷。

她看懂了里面的内容,看懂了之后,就剩下满心的失落和无力。

云西赫停下手上的动作,幽深的瞳孔静静的看着她。

“茵茵,你要听话。”

一句话,将她所有的坚持打断。

她紧咬着嘴唇,做出了让步:“那......你吃完我就走。”

别在欺负她了,她真的没什么妄求了。

云西赫皱了皱眉,半晌终究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她跟着云西赫绕到了办公桌后。

照射进来的阳光折射下,一道细小的光亮闪过她的眼睛。

她下意识的伸手遮了一下。

女人往后退了一步,清楚的看见办公桌下那一只镶钻的银白色长耳环。

错愕的眼神只在她的眼中停留了片刻,随即散开。

应该是哪个同事不小心掉下来,只是个意外。

她决不相信另外一个可能,毕竟为这个男人她倾其所有,而他们一起走过那么漫长的光阴。

他爱她的,她之前无比确信,现在……也应当是的。

即便是这样想,那只银白色的耳环还是如同一根银针扎在她的胸口。

“我吃好了,你回去吧。”

云西赫的话打断了她那纷杂的思绪。

习茵心里有事,收拾东西也变的手忙脚乱。

不敢细想,也不想细想,甚至想要赶紧离开。

习茵脚步匆忙,几乎是冲出办公室。

慌乱中,连云西赫喊她都没有听到。

习茵前脚刚走,林香后脚便扭着腰枝缓步走进办公室。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