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冷面总裁:夫人拒绝复婚 > 

你回来

第1章 你回来

十里春风,杨柳拂面。

暖洋洋的日光透过窗户照在习茵身上,却让她冷彻骨髓。

“不会是误诊吧?”

她坐在诊断室里问医生,她才二十三岁,怎么就骨癌了呢?

“很抱歉的告诉你,并不是,现在你还处于中期,积极治疗的话还是有可能康复的,对了,你的家人知道吗?”

习茵面色怔然,简直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她与云西赫结婚三年,正是蜜里调油的时候。

“不,他……他还不知道。”

她简直没法想象,那么爱她的云西赫知道她得了这种病,该有多难过。

“尽早告诉他吧。”

医生说完,叹口气,“记着,你这病不能动气,伤心,动气都不利于你的病情。”

习茵点头,恍惚离开,云西赫如果知道她得了这种病,怎么可能再舍得她伤心难过呢?

他们从校园到婚纱,一路走过来太不容易。

当初他父亲为了逼他跟自己分手将他赶出云家,他们住地下室,分食一碗泡面。

多难啊,那么难都过来了,如今云西赫已经继承云家,成为晋城首屈一指的青年才俊。

怎么就在这种时候,得了这么要命的病呢?

“西赫……”

她终于忍不住靠在医院门口的花坛阴影里抽泣出声。

一碗泡面都要让她先吃的人,她要是走了,他可怎么办啊!

原本晴朗的天空,或许感受到她的难过,阴云覆盖住骄阳,没多久大雨如瀑。

为什么那么多人,她就得了这种病?

委屈与不甘像潮水将她淹没,她不堪重负的打了那个烂熟于心的电话。

“谁?”

低沉疲惫的男声从电话里传出。

听到熟悉的声音,一瞬间,习茵的委屈被无限放大。

她扁着嘴,泪眼朦胧,良久没有出声。

那边的男人皱眉,看了眼来电人,再次开口。

“茵茵,我在忙,有什么事等我回家再说吧。”

习茵张了张嘴,最终只是乖巧的咽下所有哽咽。

“那你早点回来,我有事要跟你说,很重要的事,你今晚一定要回来啊!”

说到最后,她的声音里已经透出不同寻常,只是忙碌的男人并未在意,只敷衍的回应。

“今晚回不去,要加班,茵茵,你乖点。”

看到手里的诊断证明,她心中惶然,她也会怕的,生死那么大的事,她真的怕。

“我不听!你天天工作!工作!工作!我把地址发你,你马上来接我!马上!”

说完,她挂断电话,将地址发给那个男人。

云西赫皱眉看着挂断的电话,低声说了句,“惯的你毛病。”

林香听着他语气里隐含的宠溺意味,不自觉的心里发酸。

看着人在她身边,心却飘远了的男人,眸子里闪过一道暗光。

“云总,我新学了花样,你要不要试试?”

她低声在男人的耳边诱哄,长腿勾住男人的,摩擦暗示。

男人眸色深沉,沾染欲色,大手握住她的脚踝翻身而上。

“小妖精,欠日!”

暧昧的灯光下,男人面庞俊美邪肆,身材挺拔健美,宛如像人间降下灾祸的危险撒旦。

林香勾住他的脖颈,印上一个个红痕。

然而如以往任何一次一样,他脑海里出现习茵的脸,与她那双失望的眼。

男人烦躁的一撸头发,靠坐在床头,“把那本企划案拿过来给我看看。”

林香顿住,乖乖下去拿东西。

她尝试过很多次,他们一直没有发生过什么实质性关系。

这甚至让林香怀疑,云西赫,是不是那方面有问题?

不过,他到底留在她身边,而不是选择习茵,怎么也算她更胜一筹?

大雨溅上台阶,濡湿了习茵的裙角与鞋子。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她逐渐从期待等到失望。

云西赫没有来,就真的那么忙吗?

她不敢深想,年少时的一腔孤勇全都给了那个男人,剩下的只有胆怯畏惧。

一双漆黑带着水迹的皮鞋出现在她面前。

习茵惊喜的抬头,只见一个冷峻的男人撑伞站在她面前,不着痕迹的为她挡去所有冷风与雨水。

“夫人,总裁让我来接你回家。”

肉眼可见的,习茵脸上深深的失望。

不是他,不是云西赫。

来人是云西赫的保镖,跟他形影不离。

可能,他就真的是很忙吧。

习茵呐呐的站起身,抱着冰冷的小臂,问他。

“他真的那么忙吗?我只是想让他回家吃饭而已啊。”

晋贺随手将外套脱下,小心翼翼的披在她的肩膀上,护着她往车上走。

“是的。”

云西赫非常忙,忙到把媳妇匆匆交给保镖来安置。

他不着痕迹的冷笑一声,只是这个“忙”,并不是在办公室,而是在别的女人的床上。

“哦,这样吗。”

习茵失望的小声说道,拢了拢衣服,仿佛这样就能抵御来自四面八方的寒冷。

晋贺状似随意的将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小心脚下。”

陌生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习茵身体不自觉的僵硬一瞬。

“谢谢。”

说完,她转身匆忙钻进车里。

怎么就感觉,这个保镖怪怪的呢?

可能是自己想多了吧,她安慰自己,在满车的陌生男性气息中努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雨路难走,一个急刹车之下,习茵身体猛地前倾,一条手臂横插而来紧紧揽住她的腰。

她感觉到似乎有手指在腰间暧昧的摩擦而过。

猛地抬头看向晋贺时,他已经若无其事的收回手臂。

“车子陷了,我下去推下,夫人待在车里不要出去。”

他一脸的公事公办,仿佛一切都是习茵自己想多了。

“你去吧。”

她不自觉的将身体后退,紧紧靠在另一侧的车窗上。

在男人看来,宛如一只受了惊的小兔子。

他冷脸下车,在他身上看不到半点绮旎想法。

等到了车后,男人掩饰不住的露出一个极其淡泊的笑来。

云西赫,你不上心的东西,有的是人盯着!

习茵越想越不对,手指颤抖的拨出电话给云西赫。

响了好久那边才接通。

“又怎么了?”

仓惶之下的女人并没有听出他的不耐来。

“西赫,你那个保镖有点不对劲,你来接我好不好?”

感觉到纤细的脚踝摩擦过小腿,林香软软窝在他的怀里,看人家多乖。

男人一心只觉得习茵简直无理取闹。

“乖,茵茵,我真的在忙,晋贺都跟着我三年了,不会有问题的,空了我就回家,别闹了。”

“你来接我好不好?我……”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