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囚爱成瘾:总裁蜜宠小甜妻 > 

针锋相对

第5章 针锋相对

“哗哗哗”的水声阻断了江芷湘的听觉,江芷湘只是锁了里面的门,却忘记了外面洗手间的门,半透明的磨砂玻璃勾勒的江芷湘多了几分朦胧美。

一开门,秦昊钰便看到了江芷湘的身影,先是一愣,接着立马别开了脸。可是想着这女人竟然还没出门,竟然还在这里洗澡,还真是不要脸,难道为了钱和这个秦家少奶奶的名号可以什么都不要?

走到磨砂玻璃边上,懒散的靠在玻璃上,伸手用力的敲响了玻璃。

“啊。”里面的江芷湘一声惊呼,只听到手忙脚乱的声音响起,而秦昊钰却一脸不屑的倚在玻璃上背对着她看向别处,对她的身材一点都不感兴趣。

“你做什么?”江芷湘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淡。

“呵呵。我做什么?我们已经是夫妻了,难道我做什么你不知道吗?”秦昊钰的声音透着淡淡的讽刺和理所当然。

江芷湘一愣,双手紧紧的扯住自己胡乱盖在身上的浴巾,浴头的水还在“哗哗哗”的作响,而江芷湘的“咚咚咚”的一下接着一下,仿佛就要跳出来一般。

见江芷湘不说话,秦昊钰嘴角挂着邪肆的笑:“怎么?嫁到秦家不就要做好这种事情的准备吗?”说着还伸手假意的动了动玻璃门,“怎么还锁上了?要玩欲擒故纵吗?”

秦昊钰的话说的十分不堪,江芷湘咬着下唇,即便是被热水氤氲,竟然也被气的脸色发白。

“请你离开。”江芷湘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冷声道。

秦昊钰却嗤笑一声道:“这就是想当婊子还想立牌坊。”

“你……”江芷湘没想到受到高等教育的秦昊钰出口竟然这么低俗,江芷湘的的话卡在嗓子眼,却怎么也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行了,我没空跟你欲迎还拒,今天我就在这告诉你,你别妄想秦家少奶奶的名分,现在你即便是成了我名义上的妻子,可是你和外面的那些女人在我看来也没什么两样。”秦昊钰伸了伸懒腰,“不然,到时候,后悔的就是你。”

说完,秦昊钰便离开了洗手间。

透过玻璃,模模糊糊的听到秦昊钰摔门的声音,过了许久,江芷湘这才转过身,木木的看着朦胧不清的玻璃,不知道在想什么。

披着浴巾,沐浴在水中,任由流下的温水打湿白色的浴巾,脸上也不知是泪还是水,顺流而下,一滴接着一地,落到白色的瓷砖地面上。

洗完澡出来,江芷湘对着镜子练习了足足十分钟的笑,这才有勇气打开门。出来的时候,秦昊钰并不在客厅,江芷湘也没空去管秦昊钰在哪,匆匆的简单收拾一下出了门。

这家旅馆被秦家包了下来,秦母还有江母坐在大厅的沙发上聊天,见到江芷湘下来,天也不聊了,连忙起身去拉江芷湘。

“妈,妈。”一左一右的喊了两声妈,“对不起,我……我……出来迟了。”江芷湘张了张嘴,却没说出出来迟了的原因,尴尬的脸上染上了窘迫之色。

江母和秦母也不去问原因,毕竟昨晚秦昊钰被送回房间,这小两口出来晚了,那还能有什么?

两人对视,眼中是两人懂的意味深长。

“不是……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江芷湘细弱的反驳声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江妈妈连忙将江芷湘按到沙发上坐好,而秦母乐的拉住了江芷湘的手:“湘湘啊,要是以后昊钰欺负你,你就告诉妈,妈一定站在你这边。”

俗话说知子莫若母,对于自己的儿子,秦母也是知道的,要是秦昊钰不喜欢,他是不会和江芷湘发生关系的,若是发生了关心,他心底就会有责任,虽说总是看着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但是他的责任感特别强。

本来让秦昊钰娶江芷湘,就是当初在接触江芷湘之后,了解到江芷湘的性情后才做的决定,秦家父母不同于秦老爷子,是因为当初与江芷湘爷爷的交情才让秦昊钰娶江芷湘,他们是因为看江芷湘性情温和,又懂得大体,觉得江芷湘应该会慢慢感化秦昊钰,把他从失去雨梦的梦魇中拉出来。

而江母也欣慰的笑着,若是女儿过的好,那她还有什么不乐意的?

让服务员送了些吃的端上来,三个女人边吃边聊,气氛还算融洽。

秦昊钰简单洗漱了一下,换了身衣服,慢悠悠的收拾妥当这才去楼下大厅。

在旋转样式的楼梯上还没下来,就看到江芷湘正和秦母、江母在愉快的聊天。有说有笑的样子反而让秦昊钰觉得江芷湘分明就是在讨好卖乖。

“真有心机。”秦昊钰心里想着,对江芷湘更加反感了。

在父母面前,秦昊钰还算是收敛了自己的脾气,只是脸色依旧不好,尤其是在走到江芷湘跟前的时候,不过对着江母,倒是喊了声“伯母”。

秦昊钰喊完这句,三个人的脸色当即便沉了下来,江母很是尴尬的站着,不知如何是好。而秦母也愣在了原地,江芷湘更是为难的低下了头。

“昊钰!”秦母走到秦昊钰跟前,“喊妈!”秦母皱着眉头。

秦昊钰却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秦母沉着脸,拉了拉秦昊钰的衣服,脸色甚是难看。秦昊钰看向秦母,又看向江母,正在僵持,秦老爷子就出现在了大厅门口,拐杖“咚”的一声敲在地上,“混账。”

江芷湘去扶秦老爷子,秦老爷子的出现让秦昊钰的态度缓和了不少。

“你要造反不成?”秦老爷子走到秦昊钰跟前,威严而又压迫的眼神,压的秦昊钰低下了头,甚至不敢去看秦老爷子的眼睛。

“道歉!”秦老爷子不容拒绝的声音响起。

秦昊钰觉得自己很没面子,尤其是在江芷湘的面前被这么数落,但是秦昊钰再怎么在心中反抗,秦昊钰还是走到了江母面前,低下了头说了句对不起,并且喊了声妈。

江母倒也不是非要秦昊钰道歉,连忙摆手,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江芷湘走到江母身边,顺着江母的背,让她放轻松。

事情可算是结束了,吃过午饭秦父和秦母就坐上了回国的飞机,秦老爷子也在多次警告了秦昊钰之后回了国,江母也被江芷湘送上了飞机。

来参加婚礼的人在昨天基本已经走了个干净,而今日又走了不少,这样下来,被众人强制留下的就只剩下江芷湘和秦昊钰了。而这两个人是被他们强制性的留下度蜜月的,可是这可能吗?

将众人送走之后,秦昊钰给了江芷湘一个轻蔑而又挑衅的眼神,转身就揽住了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美女去了海边。

江芷湘轻笑一声,并不在意。一个人沿着海边走了一下午,回到旅馆,看到服务员那欣羡而又略显恭敬的眼神,她只是微微点头示意回到了房间。

“我要回国了。”秦昊钰回宾馆的时候,已经到了凌晨一点,可是江芷湘却没有睡,坐在客厅电视开的静音,看着无声的画面,看的却是房地产的广告。

“呦,还知道等老公。”秦昊钰戏谑的声音在江芷湘的身后响起。

江芷湘也不在意秦昊钰说什么,只是固执的说道:“明日我要回国了,告诉你一声。”

“你是你,我是我,关我什么事?”秦昊钰甩了甩自己的衣服,走向卧室。

江芷湘点了点头,“好。”这样最好不过了。

对于江芷湘这样不在乎的样子,秦昊钰只当她是在欲擒故纵,外面的女人也是这个样子不是吗?

秦昊钰回房,却也订了明天的机票,要是让江芷湘自己回去,回头去父母那告一状那还了得,就秦老爷子那态度……

第二天,同一班飞机,夫妻两个却一个在商务舱,一个在经济舱,就连陌生人都不如,至少陌生人看江芷湘的时候不会带着厌恶。

秦家的别墅有着高挑的门厅,洁白的圆形拱门和转角的石砌,端庄又不失淡雅,清新又不失华贵,即便是小细节,都设计的十分到位。花园里各色各样的鲜花竞相开放,争奇斗艳,真是美不胜收。

江芷湘一下车就忍不住在心里发出了“好美”的感叹,想到以后居然会住在这儿,哪怕仅仅当个园丁也好满足啊!想着想着,又觉得有点太没志气,不禁讪讪地笑了。

刚进院子,就有管家和女佣前来提行李。江芷湘虽然有些别扭,但也不能显得太小家子气了,路过那万紫千红的小花丛,不由深吸一口气,感觉整个人都被花香包围了。

没错,江芷湘住到了秦昊钰住的别墅,因为秦昊钰再怎么不愿意,江芷湘在外人,在所有人眼中,都是他的妻子,秦昊钰这人最看重的两样东西,一个是面子,一个就是责任。面子或许也是所有上流社会人都在意的东西。

虽然他很想让江芷湘住在外面,但是这却关系到他的面子,所以他只能将江芷湘带回了别墅。

走进客厅,秦昊钰很随意的走到一间房间面前,推开门对江芷湘说道:“以后你就住在这里,我呢,住上面。”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