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囚爱成瘾:总裁蜜宠小甜妻 > 

错觉

第4章 错觉

“秦昊钰,我不是……”话还没说完,秦昊钰便低头吻上了江芷湘的唇角。

这下,江芷湘彻底惊呆了,反应过来之后这才奋力推搡秦昊钰。可是秦昊钰好不容易抱住自己失而复得的人,怎么可能放手。

江芷湘越是反抗,秦昊钰抱的越紧。江芷湘狠狠的咬上秦昊钰的嘴唇,秦昊钰吃痛却依旧将江芷湘吻的死死的。

虽然江芷湘既然做了嫁给秦昊钰的决定,也做好了当妻子,和接受秦昊钰的所有毛病的准备,可是这和江芷湘想的完全不一样。

既然秦昊钰不喜欢自己,那就不会和自己同房,所以江芷湘想到了未来的约束,却从没想过这种情况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男人和女人的力量终究是有悬殊的,不论江芷湘怎么推搡,秦昊钰始终不松手。

江芷湘从没有想过,自己的第一次会是这个样子,因为惊恐睁得圆圆的眼睛中倒影着秦昊钰忘情的样子,痴迷而又深情,同时又带着急切。

此时的江芷湘不是婚宴上,即便是新郎不在也淡定自若的江芷湘,现在的她不过是一个女人,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刚从大学校门走出来的女学生,这样的情景她从没有想过,也从没有想过去应对。

不知是因为对即将发生的事情的恐怖,还是对自己感到委屈,江芷湘眼角的泪就这样不争气的流了出来,力气已经渐渐用光。

“雨梦、雨梦。”

“雨梦?”秦昊钰迷离的眼睛疑惑的看向江芷湘,“你怎么哭了?”

江芷湘此时见秦昊钰停了下来,一脚就将秦昊钰踹到了一边,连忙站起身跑向房门。

而被踹的秦昊钰此时终于恢复了一些清明,模糊中抬头,只是看到一个踉跄的身影夺门而去。

揉了揉脑袋,想着雨梦已经死了,那刚刚的意乱情迷是……

秦昊钰的第一反应竟然是去看自己的衣服,见自己的衣服虽然褶皱,但是还算完好,这才松了口气,模样倒好像是刚刚委屈的是他。

“可恶的女人……竟然妄想爬我的床。”秦昊钰咬牙切齿的在心里狠狠的咒骂了一句,果然又是一个妄想嫁入豪门的拜金女。

秦昊钰很是疲惫的再次躺回床上,迷离的眼神盯着昏黄的吊灯,脑袋里一片混沌,想了好多事,却又似乎什么都没有想,看着看着,便又再次昏睡了过去。

江芷湘仓皇的跑到客厅,仿佛是溺水的人一般,大口的喘着气,双手将自己抱做了一团缩在了客厅一角,双手握拳,指甲在手掌上留下了深深的半月形状,可是她浑然未觉,浑身忍不住的发抖,好像很冷,可是又好像是因为恐惧或是后怕。

这一晚的江芷湘想了很多,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下来,明明都已经做好了准备,可是现在这种情况却让她产生了退意,为了父亲的临死前要求,为了报答秦家对江家的援助,她没有提出任何异议的与秦昊钰结了婚,甚至在婚前都没有见过秦昊钰的真人。

在旁人羡慕她嫁入豪门的时候,她在恐惧却又在坚持,可是结婚当天便被秦昊钰奚落,当晚又……她的以后还要这样吗?

将头埋到了双臂之间,脆弱的像是一个小婴儿,即便这样她也要坚持住不是吗?因为她答应了,因为结婚已经成了事实,因为……因为她的倔强。

就这样,江芷湘在客厅的角落里蹲坐在地板上,等天蒙蒙亮的时候,这才抬起了哭的有些红肿的眸子,动了动已经僵硬到麻木的手脚,慢慢扶着墙角起身。

来到沙发上,一头倒在了沙发上,随意的用夏凉被盖在头上便进入了梦乡。

等江芷湘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是上午九点。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到陌生的环境这才恍若惊起,自己结婚了,现在在巴厘岛的临时新房的客厅。

咬着牙看向卧室,见房门紧闭,便知道秦昊钰还没有起床。

秦昊钰是大少爷,他没什么,自己可不行。揉了揉有些“突突”作疼的太阳穴,起身,犹豫再三,终于小心翼翼的打开了卧室的门。

没办法,谁让她的行李包括换洗衣服还在那里面呢?

秦昊钰还在睡觉,清晨的阳光被窗帘遮挡的严严实实,在他的脸上投下了片片阴影,看到现在睡得毫无防备的秦昊钰,江芷湘又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事情。

她暗自咬紧了牙齿,小心翼翼的拿起自己小小的行李退出房间。毕竟当初她来这里结婚就没想过要度什么蜜月,所以带的衣物也就一点点,没有都拿出来,反倒好收拾了。

在客厅的卫生间换衣,看着镜中无精打采的自己,“要是被妈看到,又要担心了。”江芷湘自言自语的说着,看了一下表,九点半,还是洗个澡收拾一下吧!

秦昊钰醒过来的时候,江芷湘刚出去房门没多久。

看着被布置的十分喜庆的临时新房,秦昊钰没来由的一顿生气,那个可恶而虚伪的女人。模糊之间,秦昊钰好像还在昨晚看到了张雨梦……

扫视一周没看到江芷湘,秦昊钰这才气儿顺了不少。翻身起床,一把拉开窗帘,刺眼的阳光照的秦昊钰的眼睛微眯起来。

他转身出门,他要去告诉那个虚伪的女人一声,要是以后她还敢爬自己的床,便让她生不如死,后悔嫁到秦家。

来到客厅,却没发现江芷湘,只看到了叠的整齐的夏凉被安静的沙发上。

“去哪了?”秦昊钰嘟囔着扫视一周,却没看到江芷湘。

“难道这么有自知之明的离开了?”秦昊钰起身,走向卫生间,一身的酒味,怎么也要冲一下再出去。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