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囚爱成瘾:总裁蜜宠小甜妻 > 

虚伪的女人

第3章 虚伪的女人

见江芷湘笑个没完,路艺艺呲了呲牙,露出了自己的小虎牙,接着就冲着江芷湘扑了过来,伸手在江芷湘的身上乱挠,将江芷湘挠的连连求饶这才罢休。

玩闹过后,已经到了十二点,也不早了,可是秦昊钰却完全没有回来的意思。

没有人会想到,此时微醺的秦昊钰一个人拿着酒在小岛上的一处小小的角落晃悠,这里比起小岛其他的地方,显得十分不起眼,远处的灯光只为这里投下了一片小小的光亮,而秦昊钰便在这里躲着清闲,也难怪秦老爷子派了那么多人来找,他们去了小道上各处高端的场所,连海边都是找了一遍又一遍,却没有发现这里。

他静静地坐在岩石投下的阴影处,听着原处的海浪声一声接着一声,手边随意的转着酒瓶,任凭海风吹乱他的头发,那张白天还显得桀骜不驯的脸上此时满是悲伤和痛苦。

无论再过多少年,他都不会忘记那场灾难,忘记那个人——雨梦。

“雨梦,你在天国还好吗?你知道……你知道我有多么想你吗?今天我结婚了,是他们逼我的,我不想的,可是他们威胁我要把你的东西丢掉,这怎么可以?”秦昊钰猛然一扬手,将手中的酒瓶抛了出去,酒瓶滑过优美干净的弧线,落到了岸边,一阵海浪打来将其淹没。

“你一定要原谅我……原谅我……你知道我心里就只有你一个的。”秦昊钰有点恍惚,看着岸边,突然发疯一般的吼道:“雨梦,我忘不掉你,雨梦……你为什么要离开我,就留下我一个人。”

后面的声音弱了下来,甚至带了哽咽。

“昊钰!可算是找到你了。”不知过了多久,秦昊钰身后传来了一道柔媚做作的女声。

秦昊钰转过身的时候,脸上的情绪已经尽数收敛。

“云芸?”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与路艺艺打嘴仗的女人。只见这女人画着精致的妆,一身桃红色小礼服勾勒着前凸后翘的窈窕身材,酒红色的大波浪头发披散在身后,靓丽而又妩媚。

“昊钰,你又喝酒了?”容云芸皱皱眉头,“走吧走吧,晚上夜凉,出来久了别着凉了,大家都在找你呢。”云芸扶起秦昊钰,往宾馆走去。

秦昊钰却有些怅然若失的摇了摇头,“不回去。”

容云芸看着秦昊钰对新婚的江芷湘抵触的样子,心中一阵窃喜,但是却依旧故作贴心的说:“你的新婚妻子可是还在新房等你呢!”

提到“新婚妻子”四个字,秦昊钰的眉头都蹙成了一座小山,“不要替她,虚荣的女人,根本没资格做我妻子,呵……甚至连看到她都觉得脏了我的眼。”

听着秦昊钰这样说,容云芸眼角的笑意都要忍不住了,于是她只能转头看向海面,“既然你这么不想回去,不如去喝一杯?我陪你,就像以前我们三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一样?”说着,容云芸又看向秦昊钰。

秦昊钰微微一想,也就点了点头。容云芸是张雨梦生前的好朋友,三人经常一起出去,可是自从秦昊钰与张雨梦在一起之后,三人行就渐渐成了两人与一人行。后来,雨梦去世后,认识雨梦的,也就只有云芸和他还有联系了。

容云芸伸手扶住有些踉跄的秦昊钰,但是秦昊钰却挥了挥手想要躲开容云芸的手。

“若是你摔了,雨梦也会伤心的。”一句看似关心至极的话,只能让秦昊钰妥协。却没人看到容云芸嘴角露出的得逞笑意。

为了躲避秦家的找人的保镖,两个人去了一家小酒吧。虽然已经半夜,但是来这里喝酒的却不在少数,喧喧闹闹秦昊钰与容云芸选了一处没人的地方,点上了几瓶招牌酒便倒了杯子对饮。

秦昊钰头也不抬,连眼神都没有给对面的容云芸闷头就开始喝。容云芸看着秦昊钰将好酒当白开水喝起来,嘴角的笑意不断放大。

红唇碰着酒杯的边缘,却拿眼睛去估量此时秦昊钰此时的状态。

前不久被路艺艺的话刺激道,让容云芸忍不住有了个大胆的想法,若是能与秦昊钰发生关系,凭借自己与秦昊钰的交情,再凭借秦家人一向担当的态度,她嫁入秦家绰绰有余,即便是秦昊钰心中有雨梦,或许一开始还会怨恨自己,但是……时间是最好的利器,它会磨平秦昊钰所有的心绪。

眼看着秦昊钰喝的差不多了,容云芸这才故作心疼的拦住了秦昊钰道:“昊钰,别喝了,你要醉了。”

“醉?呵呵!自从雨梦去世我就没醒过,醉了好。”说着一仰头,又是一杯。

容云芸拉住秦昊钰:“时候不早了,回宾馆休息吧!”容云芸站起身,去扶秦昊钰。

秦昊钰想要拒绝,身子却不听使唤,导致只能顺着容云芸的力道起身离开座位。此时的秦昊钰喝的已经不知东西,眼神迷离,听着容云芸的话,半天才能反应过来自己要说什么。而容云芸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将秦昊钰扶出了酒吧,往宾馆走去。

费力的扶着秦昊钰,看着已经近在眼前的宾馆容云芸突然想起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自己就住在江芷湘的隔壁,要是被江芷湘或者其他找人的保镖发现,那不就一切努力都白费了?而且还失去了这么一个绝佳的机会。

于是,容云芸连忙转身,想要将秦昊钰扶向另一个宾馆。可刚转过身,便正好撞上找人的保镖。

“容小姐……”那穿着西装的保镖恭敬的站到两人跟前,一张不苟言笑的脸对着身上的小对讲机说了句“少爷找到”的时候,容云芸想撞墙的心都有了。

“谢谢容小姐将大少爷带回来。”

容云芸心中狠狠的咒骂着眼前这个保镖,可是却依旧要笑着说没关系,应该的。

看着保镖将秦昊钰背到背上,走远,容云芸脸上的伪装瞬间崩塌,脚下的高跟鞋狠狠的跺了一下,却也没有消解心中的怨气和不甘。

这保镖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容云芸咬着牙,却又无能为力。

保镖扶着摇摇晃晃的秦昊钰走到临时新房面前,敲了敲门,敲了许久,江芷湘才慢悠悠的打开门。

看了一眼保镖,然后又看向烂醉的秦昊钰,江芷湘的睡意立马没了。本来她以为秦昊钰不会回来了,早就洗漱完毕睡了,这突然看到保镖扶着秦昊钰站在门前,心中的郁闷是免不了的。

“这是?”江芷湘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那保镖一张死人脸,面无表情的说道:“少奶奶,少爷找到了。”

还没等江芷湘消化这句“少奶奶”,保镖已经趁着江芷湘愣神的功夫,已经将秦昊钰扶了进去。

“哎!我……”还没准备好同房。

看着保镖将秦昊钰放到床上,后面的话只能卡在了嗓子眼。

保镖走后,江芷湘尴尬的站在床边,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最后仿佛下了决心一般,走到秦昊钰跟前,小心翼翼的推了推占了大半个床的秦昊钰,试图将人晃醒。

可秦昊钰却像赶苍蝇一样,挥了挥手。

江芷湘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来睡床自己是不指望了,只求秦昊钰睡觉老实一点,千万别酒后乱性什么的。

江芷湘打开衣橱,找了一床备用的夏凉被,准备去客厅睡。

“水……”秦昊钰却在这个时候张口喊要喝水。

江芷湘不想搭理秦昊钰,抱着被子想要快点离开。

“我想喝水。”此时的秦昊钰给人的感觉就是脆弱,就像一个单纯想要喝水的口渴的人,无力而想要别人帮助递一杯水而已。

江芷湘稍微一迟疑,只能“噔噔噔”去了客厅先夏凉被放到沙发上,接着又倒了杯水送去卧室。

而此时,秦昊钰眯着眼,微微起身想要看一下自己在哪。

却看到江芷湘缓缓走来,卸去了白日的新娘妆,此未施粉黛的脸上很是柔和,卧室昏黄的灯光打在她的脸上,有种意外的安静和温婉。

“雨梦……”江芷湘走到床边,见秦昊钰已经起身,也就将自己手中的杯子递过去,结果这情景竟然意外的让秦昊钰想起了张雨梦,忍不住失神喊道。

江芷湘听到自己一个陌生的名字,想着应当是这秦昊钰的某个女朋友,心中对这不着调的秦昊钰又有了几分轻视,但是面上却没表现分毫。

“给,你要的水。”

“给,你要的水。”是雨梦的声音,秦昊钰有些激动的拉住江芷湘的手腕,语气急切而温柔,“雨梦,是你吗?你来看我?还是说你回来了?”

江芷湘动了动自己被秦昊钰握住的手腕,有些不悦的皱起眉头:“我是江芷湘,不是什么雨梦。”

听到江芷湘竟然不承认自己是雨梦,秦昊钰有些急了,不顾江芷湘的惊呼,一把将江芷湘扯到自己怀里,“你是雨梦,是我的雨梦。”

透明的水杯落到地毯上,氤氲开大片水渍,可是此时根本没人在意它。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