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囚爱成瘾:总裁蜜宠小甜妻 > 

哪里来的妖精

第2章 哪里来的妖精

江芷湘连忙道:“不不不,秦先……爷爷您千万别这样说。”江芷湘显然还是有些不习惯叫“爷爷”,“我并没有怪他的意思。”

秦老爷子又转向江母,一脸歉意的说道:“亲家母,我在这也给您说句对不起,都怪我们美管好秦昊钰这个孽障。”

江母虽然脸色有些难看,但是秦老爷子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江芷湘缓解气氛道:“虽说现在有些生疏,我相信我们以后会幸福的。”

“对啊,以后要是昊钰欺负芷湘,我第一个不放过他。”秦母走到江母身旁,“亲家母您就不要生气了。”

虽说秦母只是与江芷湘见过几次面,却通过江芷湘平日里的行事知道,江芷湘知书达理,即便是家世比不上秦家,但是江芷湘本人,比那些生活混乱、目中无人的千金大小姐强多了。

虽说江母脸色依旧有些不好,可是见秦老爷子和亲家母亲自道歉,而且还如此恳切,只能呼出一口气,让这件事过去。

江芷湘自己承担起了本该是夫妻两个为众宾客敬酒的责任,看着他们或是讥诮或是可怜,又或是嫉妒或是事不关己的眼神,江芷湘除了笑还是笑。

江芷湘一桌一桌的敬酒,敬到后面连笑也变得有些麻木。也许,今天就是办了一场家家酒,一个主角还临时决定不玩这场游戏了,至于以后……江芷湘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

毕竟从自己应下父亲的要求的那一刻起,它便不是自己能决定的了。

婚礼终于结束了。送走客人,江芷湘再也忍受不住,跑到洗手间里吐了一个天翻地覆。

江母悄悄走到女儿身后,心里难受的要命。婚礼现场新郎能做出这种事,婚后的生活又能好到哪里去呢。女儿眼里的难过,别人看不到,自己做母亲的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呢。

“湘湘,要是哪天觉得日子难熬了,就回到妈妈这里来,好吗?”江母轻轻拍着女儿的后背说道。

江芷湘调整了一下脸部的表情,直起身来,握住母亲的手说道:“没事,我挺好的,您就不要担心了。妈,时间不早了,您早点回房间休息休息吧。”

江芷湘好说歹说,这才好不容易将母亲送回房间,这才舒了一口气。

而秦家的那个不曾在婚礼上露面的新郎官秦昊钰,此时应该是不知道在巴厘岛的什么地方逍遥快活,秦老爷子让所有的保镖出去找人,结婚还不回来,像是什么样子。

“芷湘,你没事吧?”没人了之后,作为闺蜜兼今日伴娘的路艺艺这才有机会和江芷湘说上话。路艺艺看着今天的事情,让她除了对秦昊钰不满之外,就是对江芷湘的心疼了。

两个人对着巴厘岛的夜幕边聊天,边看着外面的美景。夜幕笼罩下的小岛依然那么美轮美奂,泳池里的金发碧眼的游客们还在嬉闹,远处的灯火倒映在水中,在微风中摇曳生辉。

路艺艺的小心翼翼反倒让江芷湘轻笑起来,原本有些发白的脸瞬间便明艳了起来:“这可不像你啊。”

的确,路艺艺从来都不是这个样子的。

见江芷湘笑了,路艺艺这才放下心来,却攥起拳头在江芷湘面前比划:“本小姐关心你,你竟然还笑,再这样我可打你了。”不过,比江芷湘矮了半头的身高,外加那张萌萌的婴儿肥的脸却毫无杀伤力,反倒是让江芷湘笑的更开了。

两个人在江芷湘的新房阳台上说笑着。

“呦,这不是新娘子吗?我还是头一回见婚礼上没有新郎的婚礼呢。”一道尖酸刻薄的声音从隔壁阳台传了过来,单听声音就让江芷湘忍不住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

路艺艺挖了挖耳朵,然后“嘭”的一声,将阳台的落地玻璃关上,冲着那边那个女人扮了鬼脸,一脸得意的样子。

江芷湘回头看到一个浓妆艳抹长相妩媚的女人那边的阳台,没来得及看那女人的模样,只模糊听到“你这是什么态度!你知道为什么昊钰不愿意和你结婚吗?那是因为昊钰喜欢的是我!”

路艺艺一听,这哪能乐意,不等江芷湘反应,她倒是不干了,“啪”的一声又打开了落地窗户,冲着那边吼道:“呦呦呦,既然喜欢的是你,那怎么不娶你呢?怎么样,这秦昊钰的妻子名分是我们湘湘的。”语气讽刺,眼神鄙视,将对面那女人直接奚落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很是好看。

“你……”那女人你了半天却没说出什么有伤害性的话,等她要再次开口的时候,路艺艺已经潇洒的关上了落地窗。

“还真是什么样的王八找什么样的绿豆。”路艺艺气呼呼的为江芷湘鸣不平。

江芷湘却显得十分无所谓,甚至还慢悠悠的坐下喝了杯水。

“喂,我这是在为你说话,你怎么这么淡定。”路艺艺两个腮帮子因为生气而鼓鼓的,显得异常可爱。

江芷湘只能将路艺艺拉过来坐下,道:“你激动什么,反正我又不喜欢秦昊钰,他喜欢谁与我有什么关系?”

路艺艺还是为江芷湘感到委屈,江芷湘看路艺艺这委屈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刚刚受委屈的是她呢。

江芷湘只能安慰路艺艺道:“我跟秦昊钰只是父辈定下来的娃娃亲,再加上为了偿还秦家对我们家的帮助,这才……所以,被必要生气。”

路艺艺揉了揉鼻子,“那以后要是这个女人或者秦昊钰欺负你,你一定要告诉我。”

“告诉你有什么用?”江芷湘忍不住对路艺艺呛声。

路艺艺“嗖”的一下站起身,指着江芷湘的鼻子吼道:“好你个没良心的,老娘安慰你你还呛我。”

江芷湘见路艺艺一副暴躁的样子,先是一愣,接着大笑起来。路艺艺一张娃娃脸,加上这么暴躁的语气和动作,什么叫反萌差?这就叫反萌差。

接着又对旁边一位年轻的女佣说,“小雪,以后你只负责二楼的卫生就好了。你,”他指了指江芷湘,“你住一楼,并且一楼的卫生你负责打扫,这是你住在这里的应该付出的酬劳。还有,我秦昊钰只是给你提供住的地方,所以衣食住行麻烦你自己准备。”说完,便抬脚上楼,上到一半,却又转身道:“没有特别情况禁止上二楼。知道了吗?小雪,你一会儿带她熟悉一下一楼的布置,特别是厨房。让她自己解决自己的三餐问题,你们还是按老样子来。”

说完不等江芷湘回答,就直接向二楼走去,走了几步好像又有什么东西忘记交代的样子,又停下来说道:“如果受不了这种生活,提出来,签了离婚协议书你就可以走了。”

江芷湘却露出了一个极其浅淡的微笑,她难道不想离开吗?可是,父亲的遗言、秦老爷子的爱护,秦父秦母的期盼,她难道就能这样轻易离开吗?除非是秦家的其他人让她江芷湘离开,不然……休想。

而秦昊钰在江芷湘脸上看到的笑意中,分明觉得江芷湘是在说:“我会受不了?看最后是谁受不了谁。”

秦昊钰又是一顿没来由的脾气,冷哼一声,转身上楼,并且将房门摔得“咣咣”作响,而江芷湘却只是以一种看小孩子胡闹的眼神看他离开,并没有放在心上。

江芷湘从管家冯叔手里拿过自己的行李,大踏步走进客厅右手边的房间,看得出来虽然没有什么人住过,收拾得却依然纤尘不染。江芷湘才不在乎是一楼还是二楼,连吃饭都可以避免见面,对她而言反而是再好不过的结果了。

才一顿饭的功夫,江芷湘就将自己的屋子收拾的漂漂亮亮的,仿佛自己刚刚租了一间新客房一样,打量着自己的劳动成果,江芷湘笑了笑,即便是嫁给了秦昊钰,但是各自过各自的生活,对于她来说,也是一件好事,没有被婚姻束缚,倒是比以往在学校里更自由了。

眼看到午饭时间了,江芷湘想到三餐还要自己解决的事,便出门去找厨房。

江芷湘看到这厨房里的配置,一个厨房竟然与普通人家的客厅一般大,刀具材料整齐的放着,一尘不染。

此时小雪和另一位年纪大一点的女佣正在为午饭忙碌着,小雪很明显是帮厨,看来还是个新手。

“小雪?”江芷湘在门外喊了声小雪的名字。

小雪起身,在围裙上擦了把手,甜甜的喊了声“少奶奶”,与小雪一起的那个年长的女佣也站起身,恭敬的喊了声“少奶奶”。

江芷湘摆了摆手,“别叫我少奶奶了,叫我芷湘就可以了。”

“不……这可使不得,您是……”小雪慌忙拒绝。

江芷湘倒是笑的无所谓,“好了,别这么见外,我也不过是占着少奶奶名号的租户而已,别这么拘谨。”

“那您怎么称呼呢?”江芷湘对那位年长的佣人问道。

“少奶奶您喊我陈妈就好了。”陈妈笑的一脸慈祥。

“陈妈。”江芷湘笑着喊了一声却也知道让她们改变称呼似乎有些难度,果然豪门的条条框框多,“我也来帮忙。”边说着,边挽起了袖子。

“少奶奶,这可使不得,从来没听夫人给下人帮忙的。”陈妈慌慌张张的说。

“陈妈你刚才也听到了,没有什么夫人不夫人的,我自己不动手就连饭都没得吃,现在帮一点小忙,最后你们把好吃的分我一点就好了。”江芷湘玩笑似的开口,让两人笑了起来,一见面的尴尬和疏远顿时消散了不少。

陈妈和小雪看着已经忙碌起来的江芷湘,不由从心里亲近起这位新来的女主人。

和陈妈小雪一起料理好午饭,将午饭端上桌子前,将自己喜欢的菜式每样挑了一点。看着七八道菜即将上桌,心里也不由得感慨,贵公子的生活就是奢侈,连顿普通的午饭菜式都这么齐全。

下午的阳光慵慵懒懒,借着暖暖的阳光,江芷湘好好地熟悉了一下别墅的一楼,熟悉之后又自个儿出去到小花园里转了转。花园里的鲜花开的正灿烂,好多花江芷湘根本叫不出名字来,依旧兀自热热闹闹的开着。

在角落里的一棵树下有一排长椅,江芷湘伸了伸懒腰,走了过去坐下,这里环境很美,让江芷湘忍不住有些惬意的叹了口气。

环顾四周,除了一个与四周环境不符的秋千之外,这里的设计非常好,略一侧目,却发现身后的树上有划痕,本着好奇的原则,江芷湘走了过去,是一高一低两个痕迹,上面还清晰的刻着几个字。

江芷湘照着比了比自己的身高,比高的低,却又比低的高了一厘米,江芷湘自小也是在家里量过身高的,从脚下拿了一个小小的树枝,在两个划痕中间轻轻划了一道小小的痕迹。

又抬眸细细看向树上的字的时候……

“你在做什么?”一声怒吼将江芷湘吓得一个机灵。

刚看清来人,江芷湘就被大力给扯到了一边,甚至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上。

“谁让你划这棵树的。”秦昊钰摸了摸那棵树上的痕迹后,竟然十分愤怒,双眼似乎要喷出火来。

江芷湘有些委屈,至于吗,不就一颗普通的杨柳树,难道还是用金条砌成的不成?

秦昊钰看着横亘在两条痕迹之间的细痕,眉头锁的死死的,左手握拳,“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贱人,我告诉你,即便是你的名字写在了我秦家的户口簿上,你也休想住进我秦昊钰的心里,也休想插足到我和雨梦之间。”

秦昊钰怒气冲冲的声音在江芷湘的耳边仿若浪涛拍岸,又仿佛雷雨乍响,从小到大,这还是江芷湘第一次被别人骂的这么难听。

“滚,以后这后花园的东西你少碰,最好别来。”秦昊钰伸手一指门口,“滚。”声音接近嘶吼,似乎下一秒就要给江芷湘一巴掌似得。

江芷湘咬了咬嘴唇,愤愤而又委屈的看了秦昊钰一眼,转身离开。

“我江芷湘发誓,以后这个后院的东西我绝不再碰一个手指头。”江芷湘保持着最后一点的自尊挺直了脊背,离开了后院。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