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囚爱成瘾:总裁蜜宠小甜妻 > 

荒唐

第1章 荒唐

“爸,你还有什么要对女儿说的吗?”江芷湘紧握着病床上江父的手,脸上的泪痕依然清晰可见。

江父已经感觉到自己不行了,心里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女儿江芷湘的终身大事。江父有些浑浊的眼睛扫向病房的一些人,除了江母。旁边还站了一位老人,那老人面露哀戚见江父看向自己,连忙拄着拐杖快步来到江父病床前,江芷湘让开位置。

“小海。”老人拍了拍江父——江海的手,细看下去,江父的手竟然比这老人还要沧桑不少。

江父的病危通知书已经下来了,癌症晚期,刚刚医生刚刚来撤了各种医疗器具,只剩下了一个维持呼吸的氧气瓶。

江父颤抖而无力的手拉着自己女儿的手,嘴唇微动:“先……生,湘……湘……的婚事。”一句话,竟然说的如此费力。

被称作先生了老人微微叹了口气,却异常恳切的说:“小海,湘湘和昊钰的婚事你放心。”似乎又怕江父还不放心,老人又道:“湘湘这孩子我很喜欢,一定是我们秦家的好媳妇,我一定不让她受半分委屈。”

老人后一句话说的十分坚定,一时间那种上位者的气质便显露了出来,而看向一旁的江芷湘时又显得特别慈爱。

江芷湘半抱着已经哭的近乎无力的江母,看着一向疼爱自己的父亲在临终前竟然还关心着自己,徘徊在心中的那句“不想嫁”却迟迟没有说出口。

“湘湘……”江父又看向自己唯一的女儿。

江芷湘连忙拥着江母走过去。

那老人叹着气离开病床,起身往门外走去,似乎是不愿意看到江父最后的时刻。

江父已经虚弱到极致,江芷湘趴到江父嘴边才能勉勉强强听到几个字眼:“嫁……好好……幸福。”

江父和所有的父母一样,觉得自己看着好的才是最适合女儿的。

此时的江芷湘怎么忍心拒绝江父,“我记得,爸,我记得呢,和秦伯父家的娃娃亲,女儿认这门亲事,女儿一定会好好过日子,一定会幸福的。”江芷湘急忙答应道。

江父听到女儿的这些话,心里瞬间放心了许多。他似乎觉得越来越困,女儿的喊声和妻子的哭泣声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眼看着江父缓缓闭上了眼睛,眼中是满含的笑意与放心。

出去的老人听到病房里传出的哭声,便知道江海去了。

老人叹了口气,心中的悲伤让他忍不住红了眼眶。江海可以说是他看着长大的,虽然不是亲生儿子,可是这么多年的情分,没想到最后却是白发人送了黑发人。

一年后,江芷湘从学校毕了业,原本打算继续考研的她在一年前父亲去世时不得已放弃了自己的学业,只是完成了大学四年的功课。

“湘湘,你真的不继续考研了吗?”路艺艺是江芷湘最好的朋友,从大学认识的,可是路艺艺虽说与江芷湘学的一个专业,可是志向却并不在设计上,反而在画漫画上。每次上课,不论是主修课还是公共课,都是在闷着头画漫画,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多认真呢。

江芷湘性格温柔,待人接物都是十分有礼貌,而路艺艺却相反,大大咧咧的,真是白瞎了一张萝莉感十足的脸。

听着路艺艺这么问,江芷湘托着腮叹了口气,再过一个月就到大四的最后考试了,美好的大学生活就这么结束了,而江芷湘却还什么都没来得及规划。

“不读了,要回去定亲,嫁人了。”江芷湘的语气虽说故作轻松,但是依旧被路艺艺听出了苦涩。

“啊?真的假的?”路艺艺夸张的站了起来,站到江芷湘面前一脸的“你一定是在逗我”的表情。

江芷湘的记忆似乎回到了一年前,父亲的遗嘱还有自小父亲就一直放在嘴边的话:嫁给秦家的秦昊钰。

“开什么玩笑,湘湘,你可连男朋友都没有,说,是不是背着我找‘小三’了?”路艺艺凶神恶煞的说。

江芷被路艺艺逗的扬起了嘴角,“不是,是娃娃亲。”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娃娃亲,你是在逗我吗?”

路艺艺本以为江芷湘会淡定的点点头说对,结果江芷湘却一脸严肃的说:“的确是娃娃亲。”

路艺艺被江芷湘惊得睁大了眼睛,“湘湘,你没发烧吧!”

江芷湘摇了摇头。

“好,那你倒说说你的娃娃亲对象是身影样的?是小说里的高大英俊,还是清秀腼腆,是活泼外向还是沉默寡言?”路艺艺就静静的等着江芷湘“编不下去”。

“不知道。”江芷湘十分诚实。

路艺艺又惊呆了,“湘湘,你不会说真的吧。”

“你以为呢?”江芷湘没好气的说,感情之前路艺艺就是以为自己在开玩笑啊。

“那你倒是给我讲讲啊,怎么之前没听你提过?”路艺艺一脸的八卦。

“没告诉你因为没什么好说的,我和他也就打过几个照面,别说说话,就连我的长相或者说是我的名字他估计都记不得。”江芷湘轻轻叹了口气,“我见他也就仅限于当路人看过他。”

“这么神秘?到底是谁啊?”路艺艺更好奇了。

“秦氏的少爷,秦昊钰。”江芷湘淡定的吐出了一个名字,吓得路艺艺刚要挨到椅子上的屁股直接与地面做了亲密接触。

“什么?就是那个年轻的总裁,天天花边新闻无数,却又酷炫拽的那个?秦氏那个?”路艺艺顾不得疼,拍拍屁股站起来。

江芷湘点了点头。

“哎呀我去,姐们,你就是传说中的金凤凰啊。”路艺艺抱住江芷湘的胳膊,“未来的总裁夫人求包养。”

江芷湘没好气的戳了戳路艺艺的额头,“艺艺我在跟你说正事,能不能正经一点。”

“好,我正经。”路艺艺立马坐正,真正的收放自如。

“那你倒是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满足一下我的八卦心啊。”路艺艺的双眼充满好奇的看着江芷湘。

江芷湘就只能简单的说了一下祖辈、父辈的恩怨,这才让路艺艺了解了大概。

路艺艺听完之后撇着嘴说:“湘湘,我觉得吧,这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你要不就别嫁了,结婚可是一辈子的事情,而且还是传说中的豪门,我们小老百姓还是安安分分的好。”

“哪有这么容易。”江芷湘叹了口气。

路艺艺的心情也渐渐的从“我闺蜜是未来的总裁夫人”到“湘湘还是我闺蜜”平静了下来。

“可是你……就算嫁人也不耽误继续考研啊。”路艺艺说的有些伤感。

江芷湘拍了拍路艺艺的手,没有搭话,反而笑的温柔,“艺艺,我要嫁人了,可是我明明才刚学会长大。”

“对啊,我们的梦想还没实现,甚至还没去努力。”路艺艺突然就感到鼻子一酸,当即眼泪就溢满了眼眶,“说好的一起,你怎么能这么快就嫁人,而且还是豪门,吓不死人不算完是不是?”

江芷湘被路艺艺突然的哭泣惊呆了,怎么搞的跟生离死别似得。

“湘湘,我们是不是以后都见不了面了?”路艺艺边哭边问。

“啊?”这次换江芷湘吃惊了,“怎么就见不了面了?”江芷湘递给路艺艺一块纸巾。

路艺艺抽抽搭搭的说:“电视和小说都是这样的,嫁入豪门断绝之前的一切,人也变了……”路艺艺说着眼泪又下来了。

江芷湘先是一愣,接着大笑起来,伸手戳了戳路艺艺的额头道:“让你别整天看那些狗血剧当灵感源泉你偏不听,你看你现在的……哈哈。”

路艺艺哭的伤心,江芷湘却笑的开心。

“好你个江芷湘,你竟然还笑,是不是打算就这样忘记我!”路艺艺的眼角还挂着泪珠,让她的威胁少了几分严肃,多了几分可爱。

江芷湘又给路艺艺塞了一张纸巾道:“我是去嫁人,又不是去做监狱,怎么还见不到了?还有这人怎么还能变了?”

路艺艺想了想,似乎也对。用袖子把眼泪一抹,指着江芷湘的鼻子说道:“你要是敢学着电视剧里演的为了什么这样那样的事情而不认我这个‘闺蜜’,我就……我就画许多以你为原型的漫画,大卖特卖,你可别忘了我是未来的漫画家,到时候让你被骂死。”

“好好好,未来的漫画家路小姐,咱能不能先把眼泪擦擦?”江芷湘调侃道。

“你敢笑我。”路艺艺搓了搓手,伸出魔爪就去呵江芷湘的痒痒,将江芷湘连连求饶。

随后,路艺艺解了恨之后又拿过江芷湘的手机把自己的备注改成了“宝贝闺蜜艺艺”这才罢休。

最后的考试很快就来了,两个人考完试之后,一个回了家,去做宅女漫画家,另一个则走上了所谓的“嫁入豪门”的道路。

江芷湘与秦昊钰也因为父亲的关系见过秦昊钰几面,但是两个人从小圈子就不同,所以江芷湘对秦昊钰的印象几乎约等于零,只隐约记得秦昊钰小的时候好像很可爱,很爱笑,只是这几年从杂志或是新闻上看到的秦昊钰似乎……变了。

毕业典礼是在五月初,江芷湘参加完毕业典礼,换了衣服就被司机接上,踏上了去订婚宴的路程。

这场订婚宴只是家宴,并没有请记者。

江芷湘来到豪华的大酒店,还没等说话,就被接应者带到了二楼,江芷湘甚至没来得及看一下周围的环境。

推开门,秦父、秦母、秦老爷子还有江母都到齐了,就差两个主角。

“湘湘啊,来,这边坐。”秦老爷子一脸和蔼的招呼江芷湘。

“秦爷爷,伯……伯父,伯母,妈。”江芷湘叫了一圈,接着又道:“对不起,我……迟到了。”江芷湘磕磕巴巴的道歉,虽说眼前的人看着似乎并没有架子,江芷湘还是感觉到紧张。

“没事。快过来坐下吧。”秦母轻声说道。

秦母是个看不出已经五十岁的人,没有像是其他阔太一样打扮的珠光宝气,反而嘴角带笑,一看就是有气质的人。

“嗯。”江芷湘乖乖坐到江母身边的位置上,有些尴尬的不知要做什么才好。

“昊钰呢?”秦老爷子有些不满的问,女方都到了,他竟然还姗姗来迟,迟迟不见人影。

秦母有些尴尬的解释说:“昊钰……昊钰公司忙,一会就过来。”其实她真的没有把握秦昊钰会过来。

“哼。”秦老爷子冷哼一声,“都是你们惯的。”转头又对着江芷湘说:“湘湘啊,我那个孙子可不争气的很,以后可得麻烦你帮我老头子看着点了。”

江芷湘笑了笑道:“秦爷爷说的哪里话,我看到秦……昊钰很争气啊,上一年设计的那个旅游景点,就很好,我不少同学都说很期待,都说这一年建好之后要去玩一玩呢。”

江芷湘的这话,是直接夸奖了秦昊钰,不是普通的说很好,而是举了详细的事例,显然是做了功课来的,而哪个家长不喜欢别人夸自己的孩子?秦家的三人脸上多了几分微笑,尤其是秦母和秦父。

本来还对秦老爷子一直心心念念着这个娃娃亲而有些微词的两个人,听了江芷湘的话不满也就消失了几分。

接着秦老爷子又问了江芷湘几个问题,江芷湘都一一回答,回答的礼貌而又真诚,让秦家三人十分满意。

“昊钰怎么还没来?”秦老爷子不满的问秦父。

秦父拿出了手机,“我去给他打个电话。”

不一会,秦父就回来了,身后跟着秦昊钰。

江芷湘只见只见一男子穿着黑色西装,却领口大开,隐隐可看到精壮的胸膛,而往上便是一张桀骜的脸,嘴角挂着类似于讽刺而又不在意的笑,高挺的鼻梁,眼神似乎带着轻蔑,却又似乎只是高傲。

江芷湘心想,这就是秦昊钰了吧!若是单看脸的话,秦昊钰的确算得上帅哥一枚。

而随着秦昊钰走进,江芷湘似乎闻到了若有似无的酒味。

“像什么样子。”秦老爷子生气的一拍桌子,两眼睁大,显然是生气了。

秦昊钰却没事人似得笑了笑,“我来了不就好了,快吃饭吧,我都饿死了。”说着也不顾其他人,就大摇大摆的坐到椅子上。

江芷湘眉头微皱,这秦昊钰还真是……

“混账。”秦老爷子气的脸色都有些发白了。

江芷湘连忙为秦老爷子倒了杯水,坐回自己座位上时,却无意之间对上了秦昊钰的视线。

若是说刚刚不经意的一瞥,江芷湘看到的秦昊钰的眼睛是放荡不羁的,那么这次秦昊钰故意看上江芷湘的眼睛的时候,分明就是带着讽刺和嘲笑,甚至还带着厌恶和恨意。

江芷湘心下一怔,手中的茶壶差点被打翻。

一场订婚宴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开始,并且稀里糊涂的结束了,江芷湘就这样成了秦家少爷秦昊钰的未婚妻,而婚期也选在了最近的六月底,很仓促,却是个难得的好日子。

日子定下之后,江芷湘知道自己要彻底进入婚姻的牢笼了,索性之前有了许久的心理暗示,这就接受了,而秦昊钰却冷笑一声,没有任何表示的离开了房间,丝毫不顾及家长。

几天后,各大新闻媒体竞相爆出“秦家少爷秦昊钰有了未婚妻”的消息,而其未婚妻的照片却没有一张,有人说是消息空穴来风,还有人说是被保护的太好……

而一个月之后,更令人跌破眼镜的是,秦昊钰与神秘未婚妻结婚,婚礼在巴厘岛举行,没有邀请任何的外人,甚至没有一点视频流出,甚至连商业上往来的贵客都没有收到邀请函,因此不少人开始猜测是不是秦昊钰并没有举行婚礼?

但是秦家的公关人又直接出面证明,秦昊钰已经结婚,于是这一消息让不少的女子伤透了心。而秦昊钰身边的狗仔更加想要挖秦昊钰身上的猛料,似乎想要找出这个神秘的妻子,无奈秦昊钰依旧照旧上下班去酒吧,调戏美女,与美女约会,似乎一点已经结婚的样子都没表现出来。

这边虽然不少的人羡慕嫁入豪门,当起阔太太的江芷湘,但是江芷湘却一点也不开心,相反还很伤心,而面上的江芷湘却笑的完美无缺。

记得举行婚礼那天,江芷湘传了洁白的婚纱,却是一个人参加的婚礼,江芷湘也就只能庆幸没有邀请外人和记者。

江芷湘笑着应对秦家人和江家人,一些远亲旁支也都在,似乎每个人的眼中都带着丝丝嘲讽,江芷湘却强撑着,似乎并不在意。

江母再次忍不住红了眼眶,反倒是江芷湘轻轻拥住江母安慰道:“妈,大喜的日子你怎么哭了?”

“芷湘,我们不嫁了……”江母一把拉住江芷湘的手,“还没结婚他就这个样子,嫁过去怎么还了得?”江母很是心疼。

江芷湘刚要张嘴说话,秦老爷子和秦母便走了过来,“芷湘,今日这事是那个混小子不对,我替他向你陪个不是。”秦老爷子手中的拐杖“咚”的一声落到地上,显示他的愤怒。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