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重生七零巧妻致富 > 

第5章 试探

第5章 第5章 试探

“你真是的,说他干啥,这饭都还没吃,我过去看看他。”刘芳有些不满的看了一眼白建国,随即也跟着走进方里。

没一会,就能听见刘芳软声安慰白浩的声音。

白花花淡定的重新坐了下来,小手直接伸向饭桌上的鸡腿,拿起来就是一啃。这身子太过羸弱,必须好好补补。

“花花姐。”三婶婶的闺女白玲忍不住出声。

白花花手上的动作一停顿,略微转过头,稍微打量了一下刚才就一直很安静的堂妹,而后问道,“怎么了?”

“这鸡腿是堂哥的。”白玲忍不住说道,就连她也没机会吃鸡腿呢,一个月也没能吃上两口肉,也就白浩能多吃点,凭什么白花花能吃。

白玲小时候多羡慕白花花啊,住在县城里,穿着漂亮的衣裳,还能吃好吃的。只是没想到风水轮流转,刚才她看到白花花的时候,差点认不出来,心里也油然升起一股痛快感。

白花花又咬了一口,香喷喷的鸡腿真好吃“啊?!这样啊,真不好意思,我都不知道。”

白玲气得咬牙切齿,那吃得津津有味的模样哪里像是不好意思的样子。

白建国若有所思的盯着白花花,白花花一个小孩子自然不懂说那些话,到底是谁?他联想到村子里头的三弟,难道被察觉了什么?

想到这里,白建国皱起眉头,“吃了就吃了,花花啊,大伯问你,是不是你三叔对你说什么了?”

白花花快速的啃完了一个鸡腿,这才抬起头说道,“对了,大伯,奶奶生病了,还去卫生所吊了针水,三叔让您抽空回家一趟。”

白建国一怔,“就这个?没别的话了吗?”他不信,刚才白花花都说出了这房子是她的,还能是谁教的,铁定是家里的老三。

白花花微微皱起眉头,心里一凉,她刚才都说了奶奶病了,没想到大伯竟然问都不问一下,虽然早在原主的记忆中了解到大伯品性,但是也不曾想到这么凉薄。

白花花低下头,抿了抿嘴唇,“还有一件事情,是我要找大伯商量一下的。”

大伯眼里闪过了一抹光,心道果然如此的猜测,“什么事情?花花你直接说,哪有什么商量不商量的。”

“大伯,我的学业也耽误了三年,我想重新回厂办学校学习知识。”原主本来成绩就不错,后来爸妈出了事情,她回到了乡下也就耽搁了下来。白花花可不打算一直在村子里蹉跎岁月。

白建国眉头越发皱得难看,他勉强勾起嘴角,“怎么突然提起想要读书了?你现在年纪也不小了,读书也没啥用。而且啊,现在家里挺困难的,实在是没有那么多钱了。”

现在外面的中学特别混乱,学校也没几个老师愿意上课,倒是工厂办的学校丝毫没有受到影响,而且在厂办学校能够学到不少专业知识,对于以后进厂里工作可是大有好处。

而且白建国已经将当属白花花的读书名额给转给他三弟的闺女白玲了,他现在怎么可能会答应这事情,更何况这白花花也不是他的闺女,他咋可能操这个心。

听到读书的问题,坐在一旁的白玲也紧张了起来,这厂办学校必须是工人的子女才能够读书的,而她不少,她能读完全是顶替了白花花的名额。

白花花在心里明白着呢,什么没钱,上学只用交付两块钱,而且单单是原主爸妈的存款就足够供应她完成学业了,更别提工厂给的赔偿金。

“大伯,当年我爸妈的存款应该还有不少?”白花花试探着开口。

白建国的脸色变了变,看向白花花的眼光又多了几分探究,“存款?花花啊,这话到底是谁对你说的?你爸妈当年哪有留下存款,别说存款了,当年给你爸妈办事的钱还是大伯我自个儿掏腰包的。”

这存款确实不在他这里,当初白建国为了能够顶替老二的工作,与老三吵得是不可开交,最后还是以他放弃老二的存款给了老三还帮老三的闺女在厂里读书,这事情才消停下来。

白花花就知道大伯不可能承认,据她脑海中的记忆而言,原主爸妈两人都是工人,每个人的工资都有三十来块,除了开支之外,每个月至少能存下三十块,况且这么多年了,最少也有好几百的存款,怎么可能一点都没有。

正当白花花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门口突然响起了敲门声,“叩叩,建国在不?”

白建国一怔,似乎不明白这会厂长怎么过来了,他转头低声对白花花警告了一句,“这事情等迟点再聊。一会厂长过来你别乱说话。”

在白建国心里面,白花花不过就是一个小孩,他不怎么在意,他在意的是到底谁教的白花花。

白建国快速的站起身去开门,“厂长啊,快进来,正好吃午饭,一块来吃。”

厂长是一位年约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约一米七高,身材略微偏瘦,脸上有着岁月留下来的艰苦痕迹,他的目光有些焦急的张望,“花花在吗?”

白花花起身,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厂长叔,好久不见,您最近身体还好吗?”原主小时候可是经常到厂长家玩的,原主的爸妈与厂长的关系也十分好。

厂长瞬间就红了眼眶,手指都有些微微的抖动,“好,挺好。”

白建国站在后面咬了咬牙,到底怎么回事,三年前他这侄女分明还十分讨厌厂长,虽然其中有他在中间作梗的因素,但是这三年来,白花花和厂长也没有任何的交集,怎么可能突然态度就转变了。

而这样的转变,让白建国心里微微有些不安。他掩下了心里面的想法,露出和善的笑容,“厂长,赶紧坐。白玲,喊你大伯娘出来招呼客人。”

“诶!”白玲麻利的走进了房间。

没过多久,刘芳就走了出来,“厂长来啦,快坐快坐,我给您添筷子。”

厂长赶紧摆摆手,“不用了,我吃过了,今天叨饶了,我主要是过来找花花的。”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