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时光若有情深 > 

第3章 影子

第3章 第3章 影子

顾岩长着一张很好看的脸,但就是棱角太过凌厉,透出一股生疏的距离感,特别是薄薄的嘴唇,我记得小时候奶奶就经常说,男人嘴唇薄是薄情的象征。

但后来,我才知道,顾岩他比世界上任何一个男人都要专情。

就是这种专情,让我遍体鳞伤。

顾岩看到我的时候,明显的愣了一下。

下一秒,他捏住我的下巴,在凌乱的灯光下仔细打量。

当他靠近我的时候,我闻到他身上一股淡淡的烟草味,但和我以前安姐手下那些小姐姐身上闻到过的男人的烟味都不同,我后来才知道,那是雪茄的味道。

“你叫什么名字?”顾岩对我说。

这是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他的声音和他的人一样,都是清清冷冷的,却带着说不出的压迫感。

“欣欣。”第一次和男人那么亲密的接触,我根本都不敢抬头看他。

“欣欣……挺好的名字。”他笑笑,随着笑容,五官的棱角仿佛都融化开来,他松开我的下巴,冲旁边的安姐淡淡道,“你倒是有心了。”

听到这句话,安姐就知道顾岩是收下我了,她顿时心花怒放。

顾岩当场写了一张支票给安姐,我不知道上面的数字是多少,但我知道一定很多,因为我从来没看安姐笑得那么开心。

当晚,我就跟着顾岩回了他住的地方。

那是一个很大的别墅,我一开始以为那是他的家,但我后来才知道,他有好多个家,而这个,只不过是他诸多住所中的一个,专门给我的一个。

那天晚上,我将我的第一次给了顾岩。

我至今都记得那种撕裂一般的疼痛,但我我更记得,顾岩在黑暗里抱着我的时候,贴在我耳边,一声一声的喊——

“潇潇……潇潇……”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知道,我是被顾岩当做另外一个女人的影子。

我也终于明白过来,为什么这两年,安姐从来不像教别的姐姐那样教我怎么讨好男人,只是逼着我学一口不属于我的口音,逼我学走路的姿势甚至笑起来的模样。

一切的一切,只是为了让我和那个女人更像。

从那夜起,我就成了顾岩的女人。

他对我很好。任何我想要的东西他都会买给我,每个月我例假痛得死去活来的时候,他甚至会推掉应酬陪着我。

从小到大,都没有人对我这样好。小时候在家里的时候,重男轻女的妈妈和奶奶总是对我冷眼相对,后来安姐虽然对我好但也是点到为止的好。

可顾岩,却是真的将我捧在了手心的宠爱。

每次我回去看安姐的时候,安姐手下的那些小姐姐们都说羡慕我,可她们越那么说,我心里越觉得苦涩。

因为我知道,顾岩对我的这种好,只是因为另外一个女人。

我一次次的告诉自己,就算他是为了另外一个女人又如何呢?只要他疼我不就好了么?

我不断的那么麻痹自己,但每次夜里,当他将我压在身下,一次次的喊出“潇潇”这个名字的时候,我还是觉得心里发酸。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