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时光若有情深 > 

第2章 左右

第2章 第2章 左右

当天晚上,我就被那个女人给带离了村子。

那个女人用一千块从牛大娘手里将我买下来,牛大娘这被子没见过那么多钱,二话不说就放了我。

短短的一天,我被卖了两次。

我小心翼翼的跟着女人上了车,车子的座位那么软,我这辈子都没做过那么好的椅子,生怕给弄脏了,浑身崩的紧紧的。

女人看我这样不由笑了,捏了捏我的脸说:“小丫头,别害怕,我叫安姐,以后你就好好跟着我,我不会亏待你的。”

我后来才知道,安姐是个“介绍人”。

所谓“介绍人”,不过是个好听的说法,说更直白点,她就是个拉皮条的。

她手下有很多女孩,她负责将她们介绍给有钱有势的人,她从中抽利。

安姐每年都会到乡下找模样长得好的女孩,那天晚上,她就是到我们村子里找人,恰巧在马路上遇见了我。

“这就是天意啊。”后来,安姐总看着我的脸那么说,“欣欣,你就是老天给我的礼物。”

安姐手下有很多女孩,可她对我跟对那些女孩都不同。

她不仅不让我接待客人,给我吃我这辈子没吃过的好东西,甚至还给我念书。

别的姑娘都说,安姐是不是想将我当女儿养。但我很清楚,不是这样的。

因为在安姐将我买下来的那天晚上,她就跟我说过——

“欣欣,我不要你去取悦别的男人,你是我精心准备的一件礼物。你记住,你只需要取悦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叫顾岩。”

接下来的两年,安姐让我所准备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素未谋面的男人。

那两年里,安姐不仅教我打扮,甚至还改了我的口音,我明明是个北方人,但安姐却逼着我学了一口吴侬软语的强调。

当时的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那么做,可后来当我明白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在我十八岁生日那天,安姐给我买了好大一个蛋糕,一边摸着我的头一边说:“欣欣,我们准备了整整两年,终于等来这一天了。”

我吃完蛋糕,安姐就带着我上车,到了纸醉金迷。

纸醉金迷,是我们所在的S市里最豪华的娱乐场所,这里一杯水都要好几百块,安姐手下只有最漂亮的姑娘才有资格来见这里的客人,我从来没来过。

我局促的跟着安姐走进顶楼的VIP套间。

套间里坐着好多人,大腹便便的男人们手里都抱着漂亮的姑娘,好几个都是安姐手下的姐姐们,她们都朝着我挤眉弄眼的打趣:“整整两年了,安姐终于舍得将欣欣拉出来见人了啊。”

“小蹄子就你话多。”安姐笑呵呵回了一句,就走到包厢最里面的座位前,恭恭敬敬的问,“顾总,今儿我给你准备了个姑娘,您无论如何也得赏脸瞧一瞧。”

说着,安姐朝我挥手,“欣欣,过来。”

我慢吞吞的挪着脚步过去,这时候,包厢里的彩灯刚好亮起来,我就看见了坐在阴影处的那个男人。

那个后来左右了我一生的男人。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