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婚无期爱无言沈念 > 

关进阁楼!

第2章 关进阁楼!

-为什么会这么的黑?

沈念再次醒来的时候,眼前一片漆黑,她几乎是下意识地想要去开灯,但是刚刚掀开被子,她陡然想起了那个残酷的事实——

她的眼角膜刚刚被摘下,赔给了自导自演的裴芷芩!

-啊!

无声的嘶吼撕心裂肺,终究是没能将自己的不甘系数倾泻,黑暗逐步将她吞噬,她整个人像是落水一般,耗光了挣扎的力气之后,一点一点地沉入了冰冷的湖水之中。

她看不见了。

失去了这一双眼,沈念早已分辨不出时间的流逝,直到今天医生告诉她可以出院了,她才知道,原来自己失去眼睛至今,已经过了十五天。

而这半个月的时间里,顾斯寒自始至终没有出现,但她却能偶尔听到男人的声音,因为,他就在自己隔壁的病房里,对裴芷芩嘘声问暖。

她甚至以为他永远也不会再来,但身后,传来了男人久违的稳健脚步声。

-苍寒,你听我解释,我……

这个女人,事到如今还不知悔改,真是祸害!

顾斯寒打断了她的辩解,厌恶地说道:“今天芷芩也出院,她挂念着你才让我带你一起走,你最好给我知趣一点,否则别怪我让你自己爬回来!”

“她的破烂就别管了,直接把她人带走,免得让芷芩等急了。”

男人冷酷无情的话彻底击溃了沈念那仅存的一份渴望。

原来他来找自己,不是因为摘了她眼睛的愧疚,而是因为裴芷芩的施舍!

“是,少爷。”

病号服下,少女纤弱的手臂攥紧了拳头,她恨,但她还是忍了下来,在陈兴的搀扶下,进入了停在医院门口的一辆加长版的林肯之中。

坐在车中的裴芷芩面露不忍:“苍寒,江小姐眼睛不好,你跟她坐一起扶着她吧?”

“跟她坐一起?我嫌脏!”

裴芷芩作势语气染上了一些不满,匆忙说道:“苍寒你不能这样说沈念,她虽然是做了错事,但她也补偿了我,我们已经两清了,我们还是朋友,下个月我们的婚礼,我还想要邀请她做我的伴娘呢。”

“沈念,你愿意么?”

婚礼,他们竟然是要结婚了?

一瞬间犹如晴天霹雳,沈念险些是被这个残忍的消息压迫的几乎是要窒息。

还不等她开口,就听见顾斯寒冰冷的声音响起:“芷芩乖,我可不想要我们的婚礼上出现晦气的人。”

沈念很识趣地没有接话,安安静静地缩在车中一角不做理会,裴芷芩只能遗憾收声。

汽车驶入了容家别墅,在裴芷芩跟顾斯寒两人下车后,佣人搀扶住沈念正朝着别墅走去。

男人却是倏地蹙眉,问道:“你们要她去哪儿?”

“回容少,我们送江小姐回自己的房间……”佣人结结巴巴地回答:

顾斯寒面色一沉,怔愣片刻后冷声喝道:“不用了!从今天开始,取消这个罪人一切特殊待遇。她不再是什么小姐,只是我容家的一个普通佣人,把她的破烂玩意儿从客房里面清理出来,连同她一起给我锁到阁楼里面去!没我的吩咐谁也不准放她出来碍了我的眼!”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