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曾经深情 > 

青春年少

第6章 青春年少

中午的车流依旧不息,在二十分钟之后终于回到了别墅。

司机将行李提了进去,何非鱼在楼上给他拿衣服:“先去洗吧,别用冷水,稍微温热一点也好。”

赵深君早在房里脱了衣服,拉开浴室的门走进去。

门上没有热气,水珠四溅,何非鱼进来看了眼地上的衣服和浴室,就知道他没在听自己的话用热水洗澡。她给他收拾了一下行李袋的衣服,等赵深君围了浴巾走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她温柔动作的身影。

他挑眉:“我要换衣服,你不出去?”

何非鱼淡定的看过来,目光落在他半裸的上身,肌肉适度,水珠沾在皮肤上,更显得他强健有力。黑色滴水的发梢晃了晃,顺着清瘦的轮廓滑入脖颈至锁骨上,吸引了她的视线,她目光渐渐往下,然而被看得人却不再让她占便宜了。

抓起床上的T恤套在上身,赵深君直觉不对睨过去,何非鱼已经走到他身后,从脖颈滑到他的背部,他能感受到她温凉的手轻触在皮肤上的感觉。接着,她从后面抱住了他的腰,轻柔叹息一声,满足告诉他。

“军训时间太久了,我好想你啊君君。”

赵深君皱眉,抗议:“太傻了别再叫那个名字。”那是他一到何家,何非鱼就这么叫他的小名儿,小时候还行,现在大了一个男人被这么叫起来简直鸡皮疙瘩。

何非鱼见他不是真的生气,多纵容了一会哄着他道:“你也叫我,好久没听见你叫我姐姐了。”

赵深君拉开她,往床上一坐,冷哼道:“那是因为你现在老了,别想装年轻。”

何非鱼不同他计较,抱着手含笑看他。

“你还不走,我要换裤子。”

他仰头手撑在被褥间,白色浴巾摇摇欲坠。

何非鱼一定也不怕他这副无畏无惧的挑衅模样,点头:“你换,我等你。”她没打算出房间。小时候有段时间她还会帮他洗澡,全身上下哪里没看过,时至今日都不到害臊的地步。

反观赵深君,眼中带着点雾气和怒气瞪着她,而何非鱼的目光从他脸上落在浴巾遮掩的地方,甚有兴致的盯着看。他抓住她的目光,登时脸皮一红,还没有动作的时候有人比他更快反应起来。他吓了一跳:“你干什么!”

直到半小时之后,到达常去吃饭的地方,赵深君还是气急败坏一身暴躁的模样。

朝墨第一眼先看何非鱼,戴着水钻手链的她牵着身旁人的手,玉指修长,指甲粉白莹润,偏生叫旁边的人挣不脱她。

“心情很好?”他给她拉开座位。

何非鱼道声谢谢的缝隙里,赵深君终于挣开了她的手,挑了个离她有两个座位距离的位置坐下,惹得她轻声一笑,算是回应了朝墨。

赵深君紧抿着唇,一副他很生气别来惹他的样子,整个人冷漠疏离,恨不能将人冻个三尺才行。

这样一看他就知道定然是败在何非鱼手下了。

朝墨早就习惯了掐着时间给何非鱼安排一切,让她吃的舒服睡得舒服的那种,一到就能上菜,也不烫口,然后盛了一碗汤放在她面前。赵深君吃着自己的,在何非鱼用另一双筷子各自给他们夹菜了之后,对着朝墨冷冷嗤笑一声。

他笑什么,朝墨不理会,专注着同何非鱼说话。

“下个星期会需要你和我一起出国一趟,英国那边的子公司出了点麻烦,需要你出面才行。”

何非鱼年轻,众人所见,对于她的一言一行都揣摩许久,更有甚者掂量着未来的何氏继承人到底是一时能干还是永久能干。

工作上的事她也知道分寸,仅仅是拧了下眉又很快展开,像是欣然接受了般。

“半年未见二叔,等几日备上礼物去见他。酒店就不用定了,住我以前的公寓就行了。”

她说道,然后看一眼桌子另一边的人。“深君,要不要出国玩一趟?”

“不去,我有课要上。”

他想也没想回绝,何非鱼也不生气,想着他也要入学了总得给老师们个印象。

“想要什么礼物,我带回来给你好吗。”她问。

赵深君放下茶杯,淡淡茉莉花香萦绕在鼻息间,他瞥着朝墨一直凝视着何非鱼的一幕,颇为改性的回了一句好听的:“随你带什么都行,我都要。”

这话愉悦了何非鱼,等她再次看去时,朝墨神色淡淡的喝着汤,对她笑笑。冷不丁却道:“听说你在A大出名了,BBS上都是些谈论你的女孩子。你们这一届的校花在追求你?”

赵深君瞬间变了脸色。

他嘴角下拉,生气时瞪人的眼神像看死物一样。

朝墨毫无所觉,顺手给何非鱼夹了道冰糖丝瓜,然后放下象牙筷子温和道:“别介意,我和阿鱼都是你师兄师姐,底下师弟师妹也是有的,聊天的时候无意说到你几句。”

他的话说的跟无痛无痒似的,却叫人挠心挠肺。

赵深君下意识去看何非鱼,她正看着自己,深黑瞳孔只映了自己一人身影。他心里突然松了口气,面上丝毫没有慌张的样子,然后对好整以暇看戏般的朝墨反击道:“你那位不知是师弟还是师妹的人跟你交情不错,这个都帮你关注着。”

他微微勾唇,笑意不达眼底。

自不量力。

他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不愿意听朝墨当着何非鱼的面说起自己跟谁谁谁有关的事。何非鱼知不知道这个事决定权在他自己身上,他现在和何非鱼什么关系,他不同意,何非鱼能以自己女朋友身份自居?

并且,他同她之间的事,无法容忍朝墨来插手。

朝墨被他的话堵在嘴边,刚要解释就见何非鱼眼神瞥了过来。他说不出来了,何非鱼自来聪慧,但凡他要再多说几句,她定然会知道自己是故意的。这对自己没什么好处。

“在学校里乖乖的,有几位严厉的老师和我说说。”

何非鱼登机前叮嘱他:“记得打电话给我,我打过来的时候要接。”

赵深君推着她的行李送她,朝墨和几个秘书走在前头,他扭头道:“还有吗,一句话说完吧。”

何非鱼停下脚步,以前所未有的温柔认真的态度叫了他一声,赵深君看见之后愣住了。

她捧着他的脸亲了一口,道:“不要和除我以外的异性交往,我会生气的。”

赵深君还在思索她的表情和话里的意思,而何非鱼自己推着行李往前走:“好了,就送到这里吧,让司机送你回去。”

她的背影高挑纤细,长长细细如绸缎的黑发垂在腰间,天然的没有一丝枯黄,不像染头发的人一样遭乱的如同稻草。她不施脂粉,天生雅致,眉目如画精致,难以有人生的比她还要好看。他垂眸去看进机场以来就和她握在一起的手,就在她说不要和除她以外的异性交往时,突然放开手的那一瞬间,他的心像失律般跳了下。

皱着眉转过身,甩了一下略僵硬的手,他大步离开机场。

“赵少,回别墅吗?”

他看着手机上的简讯:“不,去方家。”

方释叫他去喝酒,正好何非鱼出国了,别墅也没什么好待的不如同兄弟在一起。车头调转之后,上了高架桥,隐入一片车流中。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