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曾经深情 > 

薄情寡幸

第5章 薄情寡幸

刚入大学的学生们都冲动,尤其是拜托了高考和进入十八岁之后,都有种自由了长大了的自我认知。换种说法就是,自觉得自己很成熟了,看第一届的学生都看小孩子一样,实际上在比他们大的人看来,他们还是稚嫩的不可思议,并且存有美好幻想,认不清现实。

江雅燕确实生的美,并且自小学习舞蹈,加深气质,一头微卷的亚麻色长发只要披在身后,绝对能吸引年轻男生的目光。

她对自身美貌值很自信,但这种自信在遇到赵深君之后深深打了个折扣,在其他男生面对她会面红耳赤下又大大的回升了许多,然而这种对比让她更加认知到,不是她不美,而是赵深君确实对她没意思,这让她内心实在感到难堪和不甘。

旁人也都看清楚了,有赵深君在的地方,都会出现一个娇柔貌美的身影。最新一届的校花,怎会不受众人关注,于是江雅燕在和赵深君暧昧的说法不胫而走。

中午吃饭,慢行在回宿舍的路上,方释碰碰赵深君,示意他看前方。

他抬眸,一眼就看到挡在路前的女孩子,对他来说依旧不太熟悉。然而不熟悉的人依旧会走过来找他,江雅燕面红心跳的看着一群人走进,中间就有神情冷漠的赵深君,她不太好意思的朝其他人笑笑,从背后拿出一小袋水果来给他。

她以为他会接住,可事实上同方释他们走在一起的赵深君根本就没停下过步子,对江雅燕伸过来的东西看也不看一眼,直接无视了她走进了宿舍楼里,留下她尴尬在原地,羞的脸要红出血了,看着他背影的眼神浓浓的不甘恨不能化成实质。

没见到她目光的白棋和其他几个男生好声劝她,主动接过水果,说待会帮她送上去。方释也不太好意思的同她道:“大王他就是这样一个脾气,别介意。”

江雅燕知道他是赵深君玩的最好的一个兄弟,收回不甘的眼神,瞬间变换成弱弱的女孩子,喃喃道一声:“谢谢,我、我不会怪他的。”她像是要不放弃一样,对几个男生坚定的宣布道:“我喜欢他,不会因此有其他想法的。”

说的其他人皆是一愣,又听她问:“对了,很早就想问,为什么要叫他叫大王啊?”

方释等人刚开始也不知道说什么,听她换了个话题,由着白棋主动解释:“哦,你说这个啊。以前不是有赵国君武灵王么,赵深君有时候暴躁起来像个暴君,叫大王也是我们随意取的称呼。”

得了解释的江雅燕自认为又了解了赵深君一点,一脸高兴的点头,同他们挥手道别。白棋、方释等人回到宿舍的时候说起这个,也没引得赵深君说什么。白棋顿时觉得江雅燕挺可怜的,多说了一句:“你真不打算考虑一下?”

赵深君冷淡问:“考虑什么。”

白棋:“考虑接不接受啊,明眼人都看的出她喜欢你。”

赵深君像看白痴一样看他:“有规定谁喜欢我就要喜欢回去吗。”

他说这话太薄幸,是真的没把喜欢他的人放眼里,比之尘埃还不如。白棋平时也爱玩,闻言心里都咂舌。后来这番话被江雅燕知道了,然后越传越广,再加上她平时的举动都知道她没能讨好到赵深君,不免许多声音为她不平。

赵深君对此回应,说谁对他好都不如何非鱼,他也不是真的狼心狗肺的东西,六年了,同吃同住,他任性妄为,暴躁冷漠,就连玩的最好的方释有时候都难以忍受他,可有一个人可以。

那个人不是别人,就是他自小恨着的何非鱼。

所以,说什么江雅燕喜欢他如何如何,赵深君真的不放眼里,他的意思其他人也是知晓了,对此哑口无言。这真的是事实,可也更能体现他的薄情寡幸,既然他清楚何非鱼的好,却偏要硬生生的折磨着,不死不伤不罢休。

于是,直到军训结束之后的那日,众人都上了大巴,唯有赵深君一人独自乘坐一张豪车离去。那样子仿佛什么张雅燕、李雅燕都像从来没出现过一样,而在面对同学担忧看戏围观的目光中,江雅燕白着一张小脸,弱弱的笑了下。

姐妹团的人安慰她,也不免表里不一的人借此机会嘲弄她,将从白棋那里听来的赵深君冷言冷语的实话当着众人的面说给她听,终于将江雅燕惹火了,装也装不下去,若不是还有人顾忌着刚进学校,在大巴上又直接是一场撕逼之战。

这样的结果,映衬出她的失败,对于赵深君的感觉也越发复杂,目光中隐隐升起越挫越勇的信心。

她就不信打动不了他的心,大学有四年时光,还算来日方长。

军训短短一个月,回学校之后赵深君也就此出名了,但凡同红颜牵扯在一起就不免要受一些关注,而若是自身条件又好,容貌气质更佳,学校里的名气也就更大。

朝墨打过电话来同何非鱼谈公事的时候,正好是接赵深君回去的那天,司机在前面开车,她同赵深君一起坐在后面。

他听着她断断续续的应声,同朝墨交谈了大概十几分钟,还没有挂电话的迹象。感到无趣,便将头扭向车窗边,看着人来人往的车流。

朝墨性子温和稳重,大多时候很包容人,谈起公事来也不会让人感到烦躁抗拒。

他在办公室里的落地窗前站住,估摸着时间问道:“应该进入市区了吧,中饭有空我们一起吃饭,我订好位置,你带上他直接过来就好。”

电话那边女声像是再同另一个人说话,片刻之后回复过来:“好。一个小时之后过去,深君要先梳洗一下。”

挂上电话,朝墨一手敲着玻璃,神色如常。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