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曾经深情 > 

赵深君天生不服

第3章 赵深君天生不服

艺园外面华灯初上,巷子里很安静,走出去之后就能看见路边上停着的豪车。

坐上车半天,没见发动,他转过头去,对上一双爱意温柔的眼睛。

“你看什么?”

“看你。”

何非鱼轻柔淡笑,在赵深君即将发脾气的时候俯身过去,为他系上安全带。

“啧,麻烦。”赵深君皱眉。在她凑近过来时,他还能闻到属于她的淡香,让他有些心烦意燥。

她适时的发动车,开启了导航。

淡淡安抚他:“别急,很快就到家了。”

赵深君闭上双眼,靠在座位上双耳不闻,一路上都不打算跟她说话。

依他的脾气,若是又打扰他定然会整整一个晚上不理会自己了。何非鱼点开音乐,流淌在车里。

回到别墅,陶妈已经离开了,除非中午和晚上过来做饭,一般都不会在家里。一是因为何非鱼和赵深君二人都不太喜欢有外人在,二是陶妈的儿媳妇要生了,大半时间也照顾儿媳给何非鱼请了假。

“吃点水果再去洗漱吧。”她从厨房里端出切好的水果放在茶几上,赵深君之前中午故意没吃她做的饭,这次也不作弄了,乖乖拿着叉子吃起来。

“你不吃?”他挑眉。

何非鱼笑笑,叉了一块果肉。二人在客厅里看着电视,新上映了一部火爆的电影,赵深君稍微有点心思,看的有点入迷,听到有声音让他张嘴,他吃下一口之后才反应过来瞪过去。

何非鱼正在用喂他吃过的叉子吃水果,刚好放在嘴里,粉红唇上沾上了果汁,赵深君微微一愣,扭过头去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等再次有声音让他张嘴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了。

“拿开,我自己会吃。”

“我喂你。”何非鱼坚持。

赵深君身上燥意未去,又被这样折磨无奈的突然弯起腿抬起身将紧挨着的何非鱼压在身下,两手撑在她肩膀上,低下头满脸不耐的瞪着她。而何非鱼还握着叉子,上面果肉还在,赵深君以为这样能让她收敛,没想到身下人居然还保持着温柔笑意,星眸闪闪,殷红的舌尖划过粉嫩的唇瓣而不自知。

他望着出了神,而何非鱼在此刻慢慢抬起身,将唇贴了过去。

软的。

温热、还有水果的甜腻。

赵深君像被电了一下,突然清醒过来,猛地推开她。以至于何非鱼撞在沙发上,即使柔软,却让她的头也晕了一下。

他丢下一句话,往站起身往楼上走去:“你这样也很讨厌。”

来不及看他什么表情,何非鱼闻言躺在沙发上适应了一会,柔柔低笑。很讨厌吗,可是她却很喜欢啊。

以前他没有成年,也只是亲亲脸颊,拉拉手。可现在,何非鱼发现她不能坐以待毙了。

朝墨说:“你中学连跳三级,在大学里又很快毕业,国外的学校发来邀请函你也不去。两年来一直在公司忙工作,可是你了解大学生之间的生活吗。”

她轻抚着唇瓣,眷念着方才触碰到那双同样柔软的唇的感觉。她会是他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同样也会教会他第一次许多事。尽管,许多也是她本身的第一次。

到赵深君入学那日,他打电话过来告诉何非鱼,学校的军训被安排在某个基地,封闭式训练。

对会议说了声暂停之后在休息室接电话的何非鱼皱眉。

“什么时候结束?”

“一个月。”

那边的声音带着点特意的挑衅,就好像这一个月见不到何非鱼,他赵深君不知有多高兴一样。

自从上次被何非鱼偷袭之后,赵深君生了她一个星期的气不理她不接她电话,对方释他们说是给她点教训。

接着就听方释他们七嘴八舌道:“给什么教训,直接上嘛!”

“说实在我们一直没见过她的面,你又不给照片看看,对了,你有照片吗?”

“从初中就一直被你提起啊,难道她长得很丑。”

……赵深君冷笑,轻吐出几个字:“没兴趣。”至于照片,训练过后在树荫下歇息的他面对这种人恢复了清冷傲气的模样。电视上的朝墨就是何非鱼的代言人,她的照片很难再公众上面找到,而她自己又不爱拍照,自己也从未想拍过她。

方释几个没见过她也是如此,即便家世都相当,也很难见到她。何氏集团财势雄厚到国家都关注培养的地步,作为继承人何非鱼鲜少路面,但凡她出场的地方都是辈分不和但说话都数一数二的人物在场,像小辈们除非是被长辈带在身边下定决心要培养,基本接触不到。

除去自小就被她带到何家养着,离别亲生父母,这一点让赵深君最记恨以外,还面对着周围的人都在看戏一样看着自己。

对外何非鱼说自己是她养的小丈夫,赵深君天生不服,他何须她养?!

十二岁那年,赵深君记忆最深重。

赵氏企业最艰难的时候,他爷爷和他都快要宣告破产了,但是千军万马之际,有人递来消息告诉他们家,何氏愿意出面解决,并且让赵氏企业起死回生。至于代价,哦,当时那人说的并不那么好听,而年纪小的何非鱼处理事务的手段还不够,以至于这个误会存至今日。

何非鱼的说法是:赵家有位少爷,叫赵深君是不是?资料上说他母亲怀了个弟弟,现在赵氏经营困难,父亲爷爷分身乏术,他会觉得孤单吗。去问下他能不能过来和我作伴吧,如果答应让他跟我住在一起好了。

那一年,也是何非鱼的父母遭遇空难之后,她大病初愈的一年。

而传话的人早看不惯赵氏父子的经营方法,奈何东家却对此上心,想着也只有这时候踩一脚,不然以后哪有机会。

于是直截了当的说开了,并未料想楼梯处有人在偷听。

“只要能让你们企业起死回生,把令公子送去作伴并不亏吧。何家的教育圈里都知晓,更不会亏待了令公子,反而会受益更多,你们自行考虑一下,若是答应我就回禀何家了。”

客厅里气氛沉默半晌,终于有人开口。

年纪还小的赵深君屏息凝气,登时瞪大双眼。

赵母一手摸着肚里的孩子,对赵父道:“答应吧,深君也不小了,在古时候已是个小大人了。何家财力雄厚,教育一流,比我们会教养孩子,深君去了不会受苦的。”她迎上传话人带笑的目光,缓缓问道:“那么,换深君的投资资产是多少呢。”

传话的人面上神情不动,心里却暗自咂舌,没想到赵家最心狠的人不是赵氏父子,而是儿媳妇。

“都在这里,详细有说。”

赵母挺着肚子,翻看着资料,楼上发出一丝动静,众人面面相觊却无人说破。别怪她,她肚子里还有一个,深君已经长大,养他这么多年也该为赵家,为十月怀胎生下他的母亲做点回报了。

一旦荣华富贵皆成空,又拿什么来养活一大家子人。

她是他的母亲,送他去何家也不是推他入火坑,比起在水深火热中的赵家岂不好太多。赵母满意的看完手上资料,同传话人谈好一切之后,方拉着赵父上楼。

“哄一哄深君去,他长大了,该知事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