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余生有幸可回首 > 

剩这么一点点倔

第3章 剩这么一点点倔

婚纱店里,几个工作人员面面相觑,最后派了摄影师出去寻找。

街上早没了段琉司的身影,在一个小巷,找到形单影只的新娘,蜷缩在墙边,透着萧索孤寂。

“乔小姐……”

乔橘抬起头,把摄影师吓了一跳。

有鲜红从她的指缝渗出来,更别说胸前大片的血迹。

“有纸巾吗?”她的目依旧冷淡平静。

刚才流露出来脆弱,仿佛是他的幻觉。

摄影师忙递给她一包,“你这是怎么了?”

“上火。”乔橘直接抽出半包堵住鼻子,淡然道:“你以为是被段琉司打的?”

摄影师一阵尴尬,他真这么想过。

“段少不见了,没回店里。”

“嗯。”

乔橘垂眸,看着纸巾被血浸透。

不要再流了,我的血早就不够用了……

“刚才拍的照片,就一张不错。”

“就那张好了。”

摄影师闭上嘴,就没见过新郎跑了还能这么冷静,冷静到不当回事的女人。

只能说这位乔小姐根本就不爱段少。

感觉血没有再流了,乔橘走向不远处的水龙头,拧开,不停朝脸上泼着冷水,洗净血渍,保持清醒。

刚才差点就晕倒在段琉司和郑素蓝面前。

她才不会让他们看笑话。

哗哗的水声中,附近门面播放的歌曲忽远忽近传来。

“多久了,我都没变,

爱你这回事,整整六年,

你最好做好准备,

我没有打算停止一切。

想说我没有志愿,

也没有事情好消遣,

有一个人能去爱,多珍贵。

没关系,你也不用给我机会,

反正我还有一生可以浪费,

我就是剩这么一点点倔,

称得上我的优点。

没关系,你也不用对我惭愧,

也许我根本喜欢被你浪费,

随便你今天拼命爱上谁,

我都会坦然面对……”

乔橘清瘦的身体颤了颤,分不清模糊了自己眼睛的是水还是泪。

一个人不记得的小事,是另一个人珍藏的回忆。

纵使他觉得微不足道,但这份温暖,她还是想抓住。

和段琉司的名字一同出现在婚礼喜帖上,就要到目的地,乔橘可以装没看到沿路煞风景的人。

无奈郑素蓝不甘寂寞,跳出来找存在感。

咖啡厅。

“你对我回来,好像并不意外。是知道我在家,所以这几天才住在酒店的么?”

郑素蓝优雅地搅拌着咖啡,面容明艳如一簇玫瑰,衬托得对面的乔橘越发寡淡。

乔橘想起段琉司找的那些女伴,多多少少都有点郑素蓝的影子。

她要了一杯黑咖啡,最苦的那种,不加糖,喝进嘴里感觉淡而无味。

绝不是心里的苦涩压过了咖啡。

人啊,真不能知道自己得了大病,症状接二连三冒出来。

“你这个时候回来,为了参加我和段琉司的婚礼吗?伴娘的位置,我可以再腾出个。”

“伴娘?”

郑素蓝咬牙,要不是段家那个老不死的就是看不上她,还有乔橘什么事?

她哪里比乔橘差了?

早就知道,跟乔橘耍嘴皮子占不到什么便宜,郑素蓝索性沉默,发了个短信,在心里算计好时间。

乔橘跟她也没什么好说的,喝完一杯咖啡就要离开。

郑素蓝瞥了眼门口,倏地起身,拦在乔橘面前,笑得诡异。

“我这个时候回来,是要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说罢她就惊呼一声往后倒,腰撞到桌角,痛得脸色苍白。

乔橘冷眼旁观,很拙劣的把戏,架不住有人信。

“谁给你的胆子动她?”

她还没来得及回头,就被段琉司掰过肩膀,脸上重重挨了个耳光。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