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他死在一场风雪中 > 

侮辱

第3章 侮辱

墨染凝眸看她,一双瞳眸里染着克制的怒火,“是你带走了他。”

当时,她寻药回来,却发现他不见了,她像个傻子一般在那地方找了许久许久,却不想,收到的消息却是他已经回了平南,还带了一个远房的表妹。

自此,她没听顾北寒提起过那狼窝,以她的性子,自然也不会主动提起,谁知道,顾北寒自始至终都不知道,那不顾一切救他的人——是她佟墨染。

苏晴儿仰面笑着,“是又如何?佟墨染,那时候的你多狼狈啊,全身是伤,却还紧紧护着寒哥哥,可最后,这成果还是不是被我采撷了!”

“怎么样,你是不是很气?很想杀了我。”

墨染紧咬下唇,怒到极致她反而冷静了下来,睨着苏晴儿的眼神里甚至有着怜悯。

一见到这眼神,苏晴儿脸上的笑再也维持不住,她死死捏着墨染的下巴,神情突然变得癫狂,低吼着:“佟墨染,你凭什么这么看我?往日里,你是平南最尊贵的女人,可现在你就是一条丧家之犬,你有什么可傲的!”

她摇晃着墨染脖子上的铁链,突然用力一扯,墨染被拉扯着,向前扑去。

苏晴儿一脚踩在她的背上,狠狠碾压,笑的扭曲,“你瞧,你注定是被我踩在脚下的狗,我让你去哪儿,你就只能去哪儿。”

墨染四肢被缚,脖子上的铁链还被苏晴儿拉着,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她闷哼一声,忍着脖颈处被拉扯的剧痛,盯着苏晴儿扭曲的脸,唇角却是缓缓勾了起来,“照你的说辞,顾北寒能娶你,还是因为你撒了谎,可他心里想娶的到底是救他的人,还是你,你自己没点数吗?”

这话一出,苏晴儿猛地攥紧了手中的铁链,声若寒潭,“我要的是结果。”

“就如你现在一般,寒哥哥在你身边待了三年,结果他还是当着你的面,亲手砍下你父兄的头颅!”

心中最柔软的那部分被刺中。

佟墨染陡然瞪大双眸,眸子里的狠厉目光,几乎能刺穿苏晴儿。

苏晴儿看到佟墨染终于恼怒,她眼里闪过一阵快意,随意丢开手中的锁链。

她的语气又恢复了温柔,弹了弹指甲盖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其实,说到底,你也该感谢我,要不是我还需要你的肾,恐怕昨日被砍掉脑袋的人,就不止两个人了。”

墨染听着,怒笑出声,“成王败寇,我输了是我愚蠢,可你们最好别让我活着。”

否则,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苏晴儿笑着,“你放心,有我在,你是活不成的,只是从前你一直霸占着寒哥哥,这一点真是太讨厌了,所以我要给你一点儿惩罚。”

她说着,突然推倒了那把软椅,在墨染紧紧皱起的眉目中,脸上带笑,高喊出的话里却带着十足的惊慌——

“啊!救命……”

很快,士兵和婢女冲了出来。

香儿看到那翻倒的软椅和跌坐在地的苏晴儿,神色一瞬间变得紧张,赶紧上前扶起她,“小姐您怎么了?”

苏晴儿以帕掩面,娇弱的倚着香儿,低低的啜泣着,“佟姐姐她……”

香儿立即护住她,转头怒斥正挣扎站起的女人,“佟墨染,到了这种境地,你竟然还敢伤害我家小姐,今天我一定要教训你,替我家小姐出气!”

墨染连眼神都没有给她,有些费力的站稳了脚步。

苏晴儿掩在手帕下的唇角勾起冷凝的弧度,眼眶却是通红,泫然欲泣地拉着香儿,“算了,香儿我们走吧,佟姐姐她……她也没做什么。”

香儿看苏晴儿这一副受了委屈又不敢反抗的模样,整个人又气又心疼,“小姐您放心,我必定不让您白受了这委屈。”

她言罢,把苏晴儿交给另一名婢女,环顾了一周,拿起悬挂在墙上的长鞭,冷笑着靠近墨染。

几名士兵看着,面面相觑,最后还是选择了袖手旁观。

这苏小姐是他们未来的督军夫人,万万不能得罪了,况且这香儿还是从前伺候总督军的人,也是得罪不得。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