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他的小温暖 > 

抄袭

第3章 抄袭

所有的同学,都可以交给自己小组长,惟独陆寒筱,刘建堂要亲自收。

他翻开陆寒筱的作业本,看了一眼,不由得愣住了,一笔一划,字迹稚嫩,但字的间隔和构架处理得非常好,如果好好写,假以时日,必定出一手好字。每一个词都写得很准确,没有一处错误。

这是不可能的,这怎么可能?第三单元的字词很复杂,陆寒筱这个地地道道的差生居然能够全部写对?

“陆寒筱,站起来!”刘建堂厉声道,他凶狠的目光落在陆寒筱身上,班上的同学都看了过来,不需要刘建堂说,众人凭经验就能猜出,一定是陆寒筱抄了别人的,能抄谁的?

看到陆寒筱旁边的同桌,陆寒婷一张小脸沉了下来,陆寒筱真不要脸,竟然抄陈奕然的。幸好被老师看到了,有刘建堂在,陆寒筱还想蒙混过关不成?

陆寒筱并不害怕,没有刘建堂想象中的战战兢兢,她放下手中的笔,挪开身后的椅子,站了起来,抬起头,与刘建堂直视。

看到她坦坦荡荡,毫不胆怯的目光,刘建堂咽下口水,他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他竟然有些怕这个小女孩,开什么玩笑?刘建堂觉得自己一定是早餐没吃好,脑子里出现了幻觉,他清了清嗓子,“陆寒筱,你胆子真是不小,我站在你旁边,你都敢抄人家陈奕然的,一个女孩子,怎么这么不要脸?”

这年头,去哪里找要脸的人?陆寒筱在心里冷笑一声,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她扫了一眼旁边的陈奕然,“刘老师,您就站在我旁边,您看到我抄了吗?”

“你,你这是在跟我顶嘴?”刘建堂越发怒了,把时间花在一个差生身上,真是浪费,但三四年了,每天上课的时候,不骂陆寒筱两句,还真是不适应。刘建堂吼了这么一句,懒得听陆寒筱辩解,他将陆寒筱的听写本往陆寒筱桌上一甩,“就凭你,也能够全对?我不跟你浪费时间了,把今天报的二十个词,每个词罚抄十遍,不抄完,中午不许吃饭!”

听写本从陆寒筱的桌子上飞下来,往地上飘去。早上有同学打扫过,地上拖得不是很干,有明显的水渍。陆寒筱的手凭空一抓,将眼看着就要飘落到地上的听写本抓在了手中。

她捏着听写本,抬眼扫过刘建堂的后背,还有那光秃秃的后脑勺,深吸一口气,在座位上坐了下来。班上的差生绝对不止她一人,可刘建堂为什么偏偏对她这么刻薄。从前,小寒筱除了觉得委屈,没有朝别的方向想,可如今,陆寒筱心里却是很清楚。

刘建堂在收上来的听写本中,抽出三本来,每一本翻开,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脸上浮现出满意的笑,抬起头来,扬声道:“很好,陈奕然和周瑾瑜的全对,陆寒婷只错了一个。非常不错!陆寒筱,你应该向你妹妹学习,不会写就算了,竟然还抄袭!”

如果这都能忍下去,那就不是陆寒筱了。

陆寒筱从座位上站起来,她很冷静,声音很沉着,气势却不容忽视,“刘老师,你口口声声说我抄袭,你自己站在我旁边,你也没发现。我要说我没抄,你肯定也不信。要不,我们做个试验,这本书,你随便挑,随便报听写,要是我写错一个,我把这本书抄十遍,如果全对,你应该向我道歉!”

班上鸦雀无声,耳边传来陆寒筱稚嫩透着清灵的声音,刘建堂怔愣了,而其他同学却是吓傻了。

都是十来岁的年纪,谁见过这等阵仗,就算敢和老师针锋相对,那也应该是不听话的男同学,绝不应该是这个见了老师跟老鼠见了猫一样,在学校里唯唯诺诺的陆寒筱。

刘建堂教了快二十年书,资质聪颖的,愚笨如猪的,都有。但,从来没有被一个九岁的孩子逼到这个份上,他还不敢不答应。要是不答应,好似他怕了她一样。他要是答应下来,又有占便宜的嫌疑。

陆寒筱说的是整本书,这本书还没教完呢,难道她就会写不成?但看陆寒筱沉静的脸,自信满满的样子,刘建堂有些心慌,要是她赢了,难不成他还真的要当着全班同学向她道歉不成?

陆寒筱仰着头,她前世原本是从楼梯上滑下来摔死了的,魂魄在冰璧里寄存了十三年,好不容易重生在小寒筱身上。既然上天给了她这个机会,她怎么能不好好把握。眼前这个“为人师表”的人,欺负了小寒筱多少次,若是只让他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给自己道歉,岂不是太便宜他了?

但,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所有的事,慢慢来!

“我没时间陪你玩这游戏,总不至于为了你一个人,耽误了整个教学进度,拖了全班的后腿吧?”刘建堂狠狠地瞪了陆寒筱一眼。

“没关系!”陆寒筱很是大度,圆圆的小脸上,唇角扯动,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浮现,一闪即逝,但那嘲讽却让人看了个真切,“刘老师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什么时候听写,不过,最好是今天,要不然,我要全对了,您又要说我是晚上回去突击复习了。”

刘建堂哑口无言,他能用各种言语攻击陆寒筱,是因为以前的陆寒筱怕他怕得跟个鬼一样,不敢还嘴。如今陆寒筱突然能说会道了,刘建堂就拿她没办法了。他总不至于伸手打人吧?

就算陆寒筱没有亲妈,现在这个只是后妈,刘建堂也不敢出手打人啊。一来,影响不好;二来,早就听说陆父陆一鸣当年为了追陆寒筱的妈妈时,付出了多大的本钱。爱屋及乌,刘建堂要是真做得过分了,陆一鸣出面,就麻烦了。

刘建堂咬了咬牙,“这节课下课,我就试试你!”

“好!”

陆寒筱一笑,刘建堂觉得有些晃眼,小小年纪,已经初具祸水之姿,就不知道这女孩子是不是长得像她的妈妈,就算像,听说沈竹清是个很温婉的女人,而陆寒筱,果然没妈的孩子就没教养。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