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但愿少爱你一点 > 

有些疼,说不出口

第3章 有些疼,说不出口

简潮鸣疲惫的走在路上,只觉得浑身酸痛,脚好像也起了水泡。

因为精神病院设在郊区,实在是太偏僻,没有任何出租车,所以等她走到城里时,已经是深夜了。

简潮鸣裹紧了衣服,走在黑夜的冷风里。

这时,远处的街道上走来几个带着醉意的小混混,简潮鸣想绕远了路走,避开这几人,但是几个小混混看见简潮鸣一个人走在街道上,借着酒劲,胆子也大起来,朝着简潮鸣走了过去。

“你们想干什么?”简潮鸣有些害怕的看着这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

“大晚上的,你说我们想干什么?”其中一个油腻的男人坏笑的看着简潮鸣,脸上充满了猥琐。

“我觉得这妞长得可真是好看,清秀可人,哥们儿几个今晚有福了!”另一个稍胖的混混走上前想伸手碰简潮鸣,却被简潮鸣一把打开了。

“哟!脾气还很大,先上去把她脱了再说!”说着,几个男人都一窝蜂涌上去,简潮鸣一边大喊一边疯狂的挣扎着。

“住手!”就在简潮鸣绝望的时候,一道刺眼的车灯灯光照射了过来,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出现在了眼前。

“哪里来的小子,敢坏了爷们的好事!”混混们停住了手中的动作,朝着来人骂道。

“欧家的人你们也敢动,是不是嫌活得太长了?”欧夜牧冷漠的看着眼前这几个猥琐的男人,浑身散发出一股高冷不可侵犯的气息。

“欧……欧家的……这里不远处好像就是欧家的住宅……”几个小混混一听到欧家,立刻就傻眼了,北城里谁不知道欧家?和欧家作对,那简直就是太岁头上动土,几个被吓坏了的男人害怕的看着欧夜牧,立刻一溜烟跑了。

“没事吧?”欧夜牧走过去,脱下身上的外套披在简潮鸣的身上,她的脸上挂着泪痕,衣服已经被撕烂,只能勉强遮住重要部位。

“大哥……”简潮鸣再也憋不住心里的委屈,将头枕在欧夜牧的肩膀上哭了起来。

“没事了,我回来了……”欧夜牧轻轻的拍着简潮鸣的背安慰道,如果不是今天的航班晚点了,他现在才回来,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从母亲在他十四的那年将这个瘦弱的女孩子带进欧家时,他看见她的第一眼,就发誓一定会好好的守护她,绝对不会再让她受半点委屈,只可惜天不遂人愿。

送她到别墅门口,又安慰了几句后,欧夜牧就离开了。

简潮鸣走进家门,却发现欧寒煜穿着一身白色的睡袍斜靠在沙发上。看见欧寒煜还没有睡,简潮鸣有些发慌,紧张的拉着外套遮住自己。

欧寒煜蹙眉看着她身上多出的男人外套,觉得有些碍眼,他大步上前一把扯下了外套扔在地上,却发现她里面的衣服竟然破碎不堪。

“你果然够贱啊,在外面浪荡成这个模样?”欧寒煜勾唇,一抹讥笑浮现在脸上。

“不是这样的……”简潮鸣紧紧的捂住自己,咬着嘴唇小声的说道,不敢直视他那双冷然的眸子。

“你是在怪我没有满足你?”欧寒煜低沉的嗓音里充满戾气,他粗暴的拽过她,一把勾住她的腰将她甩到沙发上,紧接着压了上去。

“既然你这么饥渴,那我就成全你!?”他扯掉睡袍,愤怒的将她翻转过来。

“不要,求你不要这样……痛……”她紧紧的咬住嘴唇,眸子里的湿热再也忍不住,泪珠不停的掉落。

他看着她痛苦的侧脸,脸上布满的泪痕,有瞬间的心疼,她竟然……哭了。

他烦躁的起身,穿起睡袍,看见她犹如一只被人蹂躏的小猫一样抱着膝盖缩在沙发角落,那模样让他的心尖一抖。

他眸子一沉,面无表情的上了楼,房间里只剩一地的破碎。

简潮鸣几乎要将嘴唇咬破才让自己没有哭出来。见他离开后,她有些趔趄地冲进洗澡间里,打开热水狠狠的揉搓自己的身体,几乎要将皮肤搓破,将自己搓碎。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